文化歷史

【書評】從《匋齋(端方)存牘》看史事

 上稿時間:2018/9/28   
撰稿人: 蔡登山 
【書評】從《匋齋(端方)存牘》看史事

清末《陶齋存牘》收藏了晚清貴胄、大臣、高官、名流寄大清皇族端方書札的五十三通來往手劄,內容豐富,史料價值極高,本文由文史專家蔡登山撰文介紹。

  在二○○四年中國嘉德秋拍「古籍善本專場」中《匋齋(端方)存牘》的五十三封書信手稿最終以人民幣七九‧二萬元的價格成交。這批信札有恭親王溥偉、海軍大臣載洵貝勒、鎮國公載澤等清代天潢貴胄,還有裕祿、良弼、鐵良、瑞澂、岑春煊、陳夔龍、孫家鼐、魏光燾、張之洞、袁世凱、徐世昌、盛宣懷、李經羲等晚清重臣、疆吏,還有嚴修、嚴復、王闓運、陳三立、葉德輝等飽學之士,還有張謇、沈家本、伍廷芳、朱爾典(John Newell Jordan,英國駐華公使)等中外名人他們寫給端方的手札,內容豐富,史料價值極高。

  端方,字午橋,號匋齋,托忒克氏,滿洲正白旗人,在晚清時期前後出任陜西按察使、布政使、並代理陜西巡撫。後調任河南布政使,旋升任湖北巡撫。光緒二十八年,代理湖廣總督,光緒三十年,代任兩江總督。之後作為五大臣出洋考察新政,回國之後,出任兩江總督。宣統元年調任直隸總督。他創辦了最早的現代幼稚園,現代圖書館,無線電臺,學生運動會,公費留學生專案,工商博覽會等等一系列新政措施。算是個有才能、有見識的滿人。在仕宦之餘,他酷嗜金石書畫,收藏豐富,著有《匋齋吉金錄》、《匋齋藏石記》等。

  由於端方是金石文物收藏家,因此他會把別人給他的信札,好好珍藏,不會隨意毀棄的。只是在宣統三年(一九一一)十一月二十七日端方署理四川總督,因保路運動被殺,他所藏的信札也因此而大量散佚。例如最為人所熟知的是光緒三十三年(一九○七)四月十九日袁世凱致端方的密札,因為是極為機密,袁世凱還在信中囑咐他閱後即當「付丙」(燒掉),就因為端方是藏家,自然不會將這珍貴文物燒掉,端方死後不知何時該密札流出市面,後來為章士釗所得,一九三七年徐一士將之公布在天津《國聞周報》,這是有關「丁未政潮」極其珍貴之史料,信中袁世凱的陰謀,和盤托出,遂成千古信讞矣。歷史學者沈雲龍說:「此札可見奕、袁傾軋瞿、岑,佈置之周密,設詞之工巧,手段之狠辣,無怪瞿、岑非其敵手,即明察如慈禧,亦墮其彀中矣!」。

  而《匋齋(端方)存牘》是日人佐久間楨在北京購得之於端方之甥,五十三封書札,以名貴乾隆綢緞裱裝成冊。在二次大戰中美軍轟炸之下,倖免於難的藏品。一九九五年夏,其子佐久間祿囑時在東京的中國學者閻崇璩教授識別文字及考證日期,次年六月由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出版。這五十三封信起迄日期是光緒二十四年起至宣統三年(一八九八—一九一一)止,也就是端方出任陜西按察使至被殺那年的四月止。

  從這些書信可以看出許多史事,例如瑞澂在光緒二十八年秋給端方的信云:「此間傳聞,香帥任內,公虧不下數百萬金。果有其事,則吾哥接收,亦大費躊躇矣。為數過鉅,一時彌縫實難,不知現在作何計較。愚昧之見,似須自佔地步,或設法委曲陳明。吾哥雖察察不衿,度早見及於此,無待鰓鰓過慮也。」信中說張之洞在湖廣總督時是有虧空公款,而當他奉調代理兩江總總督時,原湖廣總督就由端方接任,瑞澂一片好心,要端方想辦法收拾爛攤子。這事後來陳灨一在《睇向齋秘錄》也提到:「文襄調督兩江,鄂任虧空五百餘萬,電致盛宣懷挪借二百萬,以備彌縫,訂期歸還。盛覆電『有心無力』,文襄閱畢,怒曰:『杏蓀原來是一個大滑頭!』」後來由於張之洞與端方各回原職,張之洞公虧之數自行彌縫,也無須端方傷神,這恐是瑞澂寫此信時所始料未及者。

  另外光緒三十一年端方與載澤等大臣奉命出洋考察,翌年歸來,端方因此寫成《歐美政治要義》一書,定稿前他請張百熙核定,張百熙看完書稿後奉還,並附有一函云:「大稿快讀一過,經世之鴻文也。拜服拜服。」而光緒三十二年端方曾託當時駐俄公使胡維德代購俄文書籍三部,胡維德回信說:「照單覓購,書價無多,幸勿拘拘。」從這兩封信我們可以看出端方不斷地向西方甚至俄國,求取新知,拓展新視野的企圖心。

  光緒三十三年夏天,端方剛到兩江總督任上,因為江淮賑災而贏得好感,世襲侯爵的李鴻章嫡孫李國杰寫信給他說:「夜觀天象,熒惑光芒折入南斗,分野適應江南一帶。雖新學家無此占說,究宜先事預防,以期弭象於未形。」顯示兩人交情頗好的,沒料到光緒三十四年八月發生楊崇伊持鎗率眾,夜入吳韶生家逞兇之事。當時江蘇布政使瑞澂揭發楊崇伊在地方上種種胡為後,呈報江蘇巡撫陳啟泰和兩江總督端方,請予嚴辦。楊崇伊被「革職,又永不敘用」,又加上「嚴加管束」,終於病死。楊崇伊遺言要女婿李國杰替他報仇,因此當宣統元年十月,端方已升任直隸總督,在慈禧出殯之時因拍照驚擾隆裕皇太后,輿從橫衝神路,時任農工商部左丞的李國杰馬上彈劾,端方因此被罷官。

  《匋齋吉金錄》及《匋齋吉金續錄》是端方收藏青銅器的著錄,在溥偉給端方的信就說:「《匋齋吉金錄》,考核精良。序中謂書成之後,不復從事訪求,足見守博以約之懷。然物聚於所好,千金市骨之後,益當雜遝而來。續刊之集,拭目候之矣。」而戴鴻慈給端方的信云:「《吉金錄》收藏之富,名聞海內。又公自手跋,其可寶貴未曾有,除什襲珍藏外,餘即帶至俄都分贈,俾公同好。」當時是宣統元年以慈禧光緒之喪,戴鴻慈奉派赴俄國答聘,順道把該書帶到俄國分贈同好。《匋齋藏石記》是專門記載端方所藏石刻的專輯。成書略晚於《吉金錄》,端方還請了李審言、況周頤等人助之校勘,可見其用心之深。這書令羅振玉十分渴望,因此在信中說:「《匋齋藏石記》是否印成,乞賜一部,渴望久矣。」

  由書信而看出諸多史事和人際關係,常常可補歷史之闕。例如《匋齋(端方)存牘》就是最好的例證,除此之外你還可見證到端方是位金石收藏家的另一面影。而端方的藏札,當不僅僅如此而已,還有散落在其他角落的。例如二○一○年七月十九日中貿聖佳夏季藝術品拍賣會《中國古代書法專場》,就再拍出〈張之洞致端方信札〉六通。當更多的書信的出土,將讓更多的史事浮現地表!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匋齋(端方)存牘-史料叢刊30(精裝)
五南書店→(暫無)

蔡登山
蔡登山  文史作家,曾製作及編劇《作家身影》紀錄片,完成魯迅、周作人、郁達夫、徐志摩、朱自清、老舍、冰心、沈從文、巴金、曹禺、蕭乾、張愛玲諸人之傳記影像,開探索作家心靈風氣之先。著有:《人間四月天》、《傳奇未完──張愛玲》、《色戒愛玲》、《魯迅愛過的人》、《何處尋你──胡適的戀人及友人》、《梅蘭芳與孟小冬》、《民國的身影》、《讀人閱史──從晚清到民國》、《叛國者與「親日」文人》等數十本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