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

國家公園與替代役交織出的傳奇故事──專訪《山海無雙》作者、墾丁國家公園技士楊政峰(下)

 上稿時間:2020/8/25   
 
國家公園與替代役交織出的傳奇故事──專訪《山海無雙》作者、墾丁國家公園技士楊政峰(下)

自以雪霸國家公園和墾丁國家公園為創作背景的《雪山盟》和《墾丁無雙》開始,楊政峰於今年再度推出新書《山海無雙》,同時書寫兩大國家公園的故事。此「國家公園替代役」的系列作品,不僅展現出台灣豐富的地貌美景,也結合替代役故事的人文創作,在市面上眾多文學作品中,自成一個獨特的小宇宙。現在讓我們跟著楊政峰的介紹,認識《山海無雙》裡,他和替代役眼中的美麗台灣吧!

 

陰錯陽差的美麗意外──「替代役三部曲」的誕生

一般來說,替代役分發到國家公園之後,須接受專業教育訓練,身為自然生態講師的楊政峰,因此有機會認識這群年輕人;楊政峰本身是生物科系出身的背景,且也熱愛大自然,除了國家公園業務和替代役訓練外,也傳授自然生態相關知識,以及教導替代役們如何探訪民情。雖然並非所有替代役都熱衷於自然美景的薰陶,有些人僅照表操課、等待退伍,對於探索國家公園並無熱忱──畢竟,對於這些從繁華都市來的孩子,要在沒有任何娛樂,四周全是自然生態的環境待上一年,雖然是難得的體驗,但同時也是挑戰。

當時尚在雪霸國家公園任職的楊政峰,正好觀察到有一批替代役,雖非同一梯次入伍,但因為楊政峰而結識並成為好友,他們認真為國家公園付出時,很難不為之感動,並興起紀錄的念頭,寫成了一部又一部傳奇小說。「完成第一部《雪山盟》後,我並沒有打算繼續寫下去,即使在轉任到墾丁國家公園時,有人鼓勵我寫一部關於墾丁替代役的故事,也沒有答應。」楊政峰談起一路以來的寫作歷程,不過世事難料,當他認識了《墾丁無雙》的主角們和《山海無雙》的主角劉銘後,第二、第三部曲卻相繼誕生。

有鑑於政府推動募兵制,役期縮短至四個月,國家公園評估招募替代役成效恐不若以往,已確定之後停招替代役,而劉銘恰巧趕上最後一梯,成為末代國家公園替代役的一員。楊政峰表示,「劉銘是我小說中最欣賞的一個同學,他非常優秀,在替代役期間仍不中斷進修,透過網路面試便錄取牛津大學。我書中的許多故事,多虧他大方提供,也還會協助我校對文章,給予批註及建議。」《山海無雙》中除了劉銘,也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替代役,例如在西班牙出生為了服役第一次踏上台灣故鄉的一帆,雖然講話有著濃濃的外國腔,不過對台灣故土的好奇心,讓他很快就融入群體,積極參與國家公園的活動與替代役的生活圈;另外,來自四川的台商之子馬克,滿口京片子,完全就像個大陸人,雖然不會講台語,但在服役期間為了順利溝通,努力學習,不過也因此產生不少有趣的笑話。

 

人生這堂課,讓山與海來教導我們

墾丁國家公園最後一梯替代役主要的工作與過去學長們有所不同,因替代役兵源減少,基於人力考量皆分派擔任「售票員」「雖然這工作看似簡單,其實也大有學問」楊政峰強調,因為意外或突發狀況不少,例如有時會遇到遊客因排隊時間太久,產生躁動或抱怨不已的情形、還有旅行團常常因為自身時程安排緊湊,而不顧其他遊客、任意插隊等,這時替代役必須出面協助安撫旅客情緒,以及處理現場狀況。「雖然是在大自然中工作,不過做最多的還是處理人的問題。」

另外,有些替代役則擔任國家公園內的生態解說員,帶領旅客深入認識國家公園的種種。「當然,解說員不是一份輕鬆的工作,他們必須經過上課、考試及認證的層層考驗。」因此《山海無雙》中,可以看到替代役們因為興趣或職務必須,而參加各式各樣的課程和活動,例如自由潛水、立式划槳(SUP)、開放水域游泳訓練班、淨灘與學術單位的交流等。

參加課程學會潛水的替代役師兄,投入淨海活動。

楊政峰也經常帶著替代役體驗國家公園豐富的自然環境,除了增進彼此間的情誼外,也讓他們更加認識自己服務的地方;「我覺得獨享是很孤獨的。」他說,因此並不吝與替代役或讀者分享自己的「口袋祕境」,書中呈現不少楊政峰親自拍攝雪霸與墾丁國家公園的美景。「其實我不擔心這些祕境會變成熱門打卡點,畢竟很多地方不是普通人能到得了的。」楊政峰如此說道。因為他的性格親切、也很照顧替代役,大家都習慣以親暱的口吻尊稱他為「峰哥」。

楊政峰口袋祕境之一,隱身於山林的霧台瀑布。

能在國家公園擔任替代役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我覺得作為國家公園的替代役很幸福,可以體驗一般人無法體驗的生活。」楊政峰說,不過,當這群替代役「畢業」之後,都何去何從呢?楊政峰表示,「在這裡工作過的年輕人,多少都有受到國家公園的影響。例如,《墾丁無雙》的主角Larry在退伍後,投入了墾丁社區生態旅遊的工作。」墾丁之所以會推展社區生態旅遊,一方面是國家的整體政策,另一方面也是由於轄區內仍有不少住戶,因環境保護和推動經濟政策常常會有衝突,為了兼顧與平衡發展,便漸漸以此方式發展社區觀光。

國家公園替代役的經驗與一般替代役相當不同,圖為參加雪地訓練製作冰磚防風之課程。

「其實Larry一開始在恆春大光社區發展也很不順利,比起不甚確定的政策方案,居民寧可將時間精力放在一定可以賺錢的觀光遊憩生意。」所幸,後來政府社區生態旅遊的政策逐漸獲得當地居民認可,直至今日,墾丁已有11個社區參與生態旅遊推廣。

龍水社區生態旅遊活動「有機稻作區生態體驗」解說看板。

另外,也有一位替代役雨青在服役期間負責講解生態時,因解說生動有趣被旅客相中,退役後,受邀應聘為廣東省「梁化國家森林公園」的解說人員。不過大部分的人,都是透過淨灘或當志工回饋國家公園,即使在離開後,也能感受到他們對於國家公園的熱愛。楊政峰表示,公家機關的部門那麼多,國家公園又屬於相當特別的單位,只有這裡的替代役才能創造出如此動人的故事,對於他而言,每一位替代役的故事都像是金庸武俠小說《射鵰英雄傳》一樣,堪稱是「一部部的傳奇」。

曾擔任墾丁國家公園鵝鑾鼻公園剪票替代役的李杰,退役後錄取該國家公園的解說志工。

至於,會不會有第四部替代役小說呢?楊政峰說,由於國家公園已無替代役的編制,機會可能不大,但未來政策會如何轉變也說不定,或許,我們未來還有機會看到新一代青年才俊,投注他們的青春和熱情為台灣這塊土地服務,再度展開新的傳奇故事。

 │延伸閱讀│
國家公園與替代役交織出的傳奇故事──專訪《山海無雙》作者、墾丁國家公園技師楊政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