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歷史

【書評】《魔幻鯤島,妖鬼奇譚──臺灣鬼怪文學特展展覽圖錄》:魔幻鯤島的我們

 上稿時間:2021/1/8   
撰稿人: 妍音     編撰:妍音
【書評】《魔幻鯤島,妖鬼奇譚──臺灣鬼怪文學特展展覽圖錄》:魔幻鯤島的我們

作家妍音閱讀臺文館出版的《魔幻鯤島,妖鬼奇譚》,深深為先民在面對陌生環境和自然挑戰時所發展出的鬼神傳說著迷;書中對「鬼怪文學」的介紹討論,也令她想起了童年時父母分享的傳說奇譚……

文/妍音

什麼時候妖鬼奇譚與人們的生活並存了?

有人類活動的地方必有妖異必有鬼怪嗎?

或許是吧,臺灣島內從來就不缺妖異鬼怪傳說。

數百年來,在臺灣島上定居的人們,無論在哪一個時代從哪一個地方播遷而來,來到這座四周環海的島嶼,島上有起伏連綿高山、深邃茂密森林、或大或小湖泊,在在隱藏了許多人們未知的、不熟的、生疏的地理與水文。落地生根的住民需要面對的自然與環境挑戰在所難免,颱風、水患、山崩、地裂等考驗不定時翻滾而來,狂風暴雨山走地陷種種自然魔手,夾帶著鬼哭神嚎妖喊怪叫,莫不煎熬著失神無助的人們心靈,於是自然而然衍生出一套自我解釋的說法,一種自我撫慰的作法,一份自我安定的力量,生活方能在且驚且顫且凝神中平順往前推進。

因此,沉潛於山於海於湖的恐怖傳說,或妖或鬼或怪的隨行生活,甚至人命歸陰後流連徘徊的說法不脛而走。隨著時光流轉,無論是原住民,或是唐山過臺灣的漢人,甚至甲午戰後,乙未年以一紙馬關條約取得臺灣治理權的日本人,因著各自族群的天性與不同的文化底蘊,總有一則又一則內容豐富,形貌各異的精靈鬼怪口傳故事,經由一代一代的口述轉傳,逐漸與臺灣本島多樣的地形地貌及在地文化緊密結合。如此演繹再演繹的妖鬼奇譚,也不乏多變的海象因素,海的深遠莫測,海的多變洋流,海的繁複生物,增添了傳說的玄奇神妙。

鯤是海中大魚,據說是鯨魚,臺灣因著四周環海,有人說臺灣便是鯤便是鯨魚,鯨魚脊骨是串連臺灣南北的山脈,這樣的說法,唯美。因之此說,臺灣島上的人們便是坐立於鯤背了,意象更美。既是海中鯤島,南西北東洋流滿是,海上來的風漫捲了島嶼的花樹鳥獸,一併也將蛇妖精魂鬼怪全催出了籠,於是先民生活中一路流傳的各種傳說,便逐年加添而豐富了內容,山林野地山魈、燈猴、拉里美那、沙勞等便出現了。之後更不乏有志於妖異之說者採擷記錄,一一記下許許多多民間妖異奇譚,經由各地走訪各處踏查各方採擷,輯錄而成一部部如《臺灣風俗誌》、《歲序》、《海音詩》、《生蕃傳說集》……等書,而這些便是臺灣鬼怪文學之濫觴。

近幾年來,臺灣文學界湧動了一股探奇搜妖風潮,妖怪文學逐漸有了一席之地,從學術從創作從動漫等各個角度切入,遂不難發現無論是妖是怪是鬼,自來便都在島嶼的某一個時空靈動著,否則怎有老者無故走失若干日子,被尋著時回應恍惚間便走入不熟悉之地,或飲山泉或食野菜或聽指引而安然,人人皆說是被魔神仔引著,去經歷了一趟常人難以理解的怪奇之旅。除了魔神仔的繪聲繪影,亡靈託夢之說亦常被提起,夢示之靈驗常令人不寒而慄,此間靈異奧妙若不是精魂的觸動連結,又如何說得清呢?

有人說臺灣的妖怪文學深受日本影響,甚至以為日本妖怪文學自古便有,其實不然,日本的妖怪之說大約是明治時代之後的產物。或許因臺日均地處東亞海域,又或是兩國自古便有歷史淵源,甚或甲午戰後日治時期的關係,本島看似虛幻實則與斯土斯民息息相關的靈異妖怪,兼或蒙上淡淡的東洋氣味,但其實是本地自來便有的生活的口傳的鬼怪文學。

近期讀了由國立臺灣文學館出版的《魔幻鯤島,妖鬼奇譚──臺灣鬼怪文學特展展覽圖錄》,這是一本以中日文字對照闡述的鬼怪文學概說。全書分兩個主題,主題一為「故事從何而來」,分別以島內外觀點、源自環境威脅與暗藏社會結構等三方面進入鬼怪傳說;主題二則側重「故事的傳述」,由鬼怪文學起源與發展,及至當代鬼怪文學演化。這一本串聯古今且中日對應的《魔幻鯤島,妖鬼奇譚──臺灣鬼怪文學特展展覽圖錄》,在文字敘述外更佐以彩色畫片,使各類妖鬼立然顯影現身,更添幾分奇譚妙趣。書中編有文人與民間等妖怪文學集,書名、書介、書封圖片一一呈現,讀者更能自其間窺見祕趣。

書籍最後的「臺灣鬼怪文學大事年表」更具提綱挈領之妙,按十七世紀、清國時期、日治時期、戰後時期的編纂方式一一載記。始自西元1621-1627天啟年間,僧侶釋華佑來臺捕獲大如象的怪牛,終至西元2018年/民國107年,《說妖》推出桌遊小說,與國立臺灣文學館舉辦臺灣鬼怪文學特展等事項,讀者能於翻閱之際一目了然,誠是最佳最有效的安排。

生活在這座魔幻鯤島,數十年來聽過的鬼怪傳說,讀過的妖怪文學作品,看過的靈異電影,林林總總不在少數,似乎也融入了生命,未來仍會是如此這般的生活著。

小時候,聽父親說虎姑婆的景象猶然歷歷在目,父親不是說唱藝術者,可父親故事說得生動,子女們總央求再說一個,所以父親也曾講說「周成過臺灣」「林投姐」等等民間鬼怪傳說,幼時雖在驚惶中蜷縮小小身軀,但也因此由其中習得鎮定並種下善念。不同於父親以故事啟迪子女心性的作法,母親慣常以其二戰期間逃躲空襲親身眼見鬼魂的經歷敘事,言之鑿鑿魔神仔於人冷不防時便現身,是以內在堅定信心堅強是不二法門,遇見了莫驚莫慌莫害怕,甚至鼓足勇氣直面斥喝,那精怪那靈魂那魔神自是不敵豐足正氣。母親說時慷慨激昂,一干兒女聽得欣羨並自勵,多年來於寧信其有之下,於戒慎自持之餘,於敬謹不戲謔之後,自覺內在似真有一股凜然之氣護著,周遭更有諸多龍天護法佑著。

時光荏苒,父母均已仙逝多年,靈仍在、魂仍在,在某個子孫輩可能觸及或無法觸及的時空,我深信。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魔幻鯤島,妖鬼奇譚──臺灣鬼怪文學特展展覽圖錄
五南書店→魔幻鯤島,妖鬼奇譚─臺灣鬼怪文學特展展覽圖錄

a
妍音
三月生,大墩女,港都婦,嗜閱讀,喜寫作。靜宜中文畢,中山中文所選讀六朝文學,現為兒童作文教師。以妍音一名創作各類文學,以王力芹一名創作兒童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