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歷史

【書籍試閱】《國分直一與臺南:不是灣生的灣生》

【書籍試閱】《國分直一與臺南:不是灣生的灣生》

我抱持著一個世界觀,地面是平的,天是碗公狀的,天與地黏在一起,這就是所謂的世界。母親常問「要到哪裡去玩?」我幻想著「要去天與地黏在一起的地方」——國分直一

  國分直一,可以說是一位「不是灣生的灣生」,1908年出生於日本東京,未滿週歲旋即隨著父母來到臺灣打狗,在臺灣接受小學至高校的教育,後回日本就學於京都帝國大學史學科。

  1933年,國分直一回到臺南,曾在臺南女中教學;受到臺北高校時期學長鹿野忠雄的影響,他開啟以臺南為中心的南部地區民俗、平埔族、考古學等方面的學術調查。除了南部地區教授的學生之外,也影響後來臺北師範以及戰後臺灣大學歷史系的學生,造就許多歷史民俗以及考古學研究的人才。

  國分直一於19331939年的臺南階段,除了史前遺跡的調查之外,同時還進行臺南地區歷史與民俗學的調查。他曾發表〈臺南小史〉、〈臺南近郊的山與丘〉、〈麻豆的歷史〉等文章,此外,在民俗學研究方面,他最重要且具開創性意義的著作,關於南部平埔族阿立祖信仰的《祀壺之村》,亦肇基於臺南階段的調查。

作者簡介

劉益昌

  台灣人類學家,研究領域為台灣考古學、東南亞考古學、舊社考古學、文化資產、台灣早期歷史;工作經歷包括考古調查、試掘及發掘遺址、現象或界牆製模剝取。更執行多項研究計畫,著有專書18種,研究論文、報告百餘篇。

  現任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研究員、國立成功大學考古研究所教授兼所長、國立成功大學博物館館長。

目錄

市長序    國分直一與臺南

局長序    心念臺灣國分桑    杏壇代有願者來

作者序    植基於臺南的日本學者

第一章    前言

一、為什麼書寫這本小書

二、日治時期學術研究概要

第二章    國分直一先生生平

一、臺灣時期

二、日本時期

第三章    臺灣時期的學術研究

一、區域歷史

二、民族學(包括山岳、原住民)

三、民俗研究調查

四、平埔研究與祀壺之村

五、考古學研究

第四章    環東海地域的學術版圖

一、環東海地域的研究構成

二、學問的整體思考與由來

第五章    結語:不是灣生的灣生

一、從童年的回憶談起

二、臺灣的教學與研究經驗

三、返歸日本後有關臺灣的學術研究

四、不是灣生的灣生

參考文獻

附錄一:國分直一先生生平

附錄二: 國分直一先生著作目錄雜誌、專書論文、專書

附錄三:國分直一先生報紙投稿資料

附錄四:《民俗臺灣》中國分直一先生發表的論文資料

書籍試閱

植基於臺南的日本學者

  2005 年(平成17)2 月14 日,日本的報紙有一位記者宮代榮一寫下了在同年1 月11 日因為肺炎、心不全而過世的國分直一先生的評論,標題是考古學者國分直一先生,說明他的學問叫做「國分學」,這在日本的學術界並不常見,在評論的一開頭引用了國分先生曾經任職的熊本大學考古學教授甲元真之先生的說明,指出國分先生的個性「他就是一位天生的人文主義者」。在學生的認知裡,國分先生從來不對學生生氣,「只有被讚美的記憶,並將後輩的優點突顯出來」。同樣是熊本大學教授木下尚子女士,因為曾經是國分先生的學生,她也提到「不管是怎樣的學生都很珍惜,並傳授知識,被這樣的老師感化,不知不覺學生們也會產生努力的衝勁」。為什麼是國分學呢?因為是從考古學、民族學以及民俗學等多方面的綜合研究,雖然也有人認為國分先生的學術體系並不完整,不過能夠將各類的學問融合起來,並且以環東海地區為一個主要研究範疇,思考日本民俗與文化的構成,成就了綜合性的「國分學」。從區域研究的概念而言,1960 年代以後這種融合多學科的研究以成就一個大的學術概念,已經逐漸從學術界消失。所以可以說建立學術融合的一套學問,已經逐漸成為稀少的研究方向,單單以專業為考量的學術氛圍,再也無法培養具有宏觀視野的學者,像國分先生這樣可以融合各種學問為一身的學者,究竟養成過程為何,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課題。從學術研究的過程,可以確認國分先生的學術養成,第一階段是在臺南為中心的南部區域,隨後擴展到西海岸中北部以及全臺灣,加上少年時代在臺灣就學以及成長的過程,幾乎可以說臺南以及臺灣是國分先生學術養成的沃土。

  國分直一先生(1908-2005),是一位不是灣生的灣生,1908 年出生於日本東京,不滿週歲即隨父母到達當時稱為打狗的高雄,曾在打狗尋常小學校、臺南州嘉義郡大莆林(大林)小學校、臺南第一中學校、臺北高等學校等臺灣的各級學校接受教育,隨後並於京都帝國大學史學科接受高等教育,1933 年畢業以後回到臺南,擔任臺南第一高等女學校(今臺南女中)教師。因日本的史學科教育背景,因此對於歷史學、民俗學、民族學以及考古學都曾涉獵,其間受臺北高校時期學長鹿野忠雄的影響很深,開啟以臺南為中心的南部地區各項學術調查,集中於歷史、民俗、平埔族、考古學等方面。在臺期間除了影響南部地區所教授的學生以外,也影響後來在臺北師範以及戰後初年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的學生,造就許多歷史學、民俗學以及考古學研究的人材。

  國分直一先生在臺南時期針對西拉雅族裔的調查,以及西南平原地區考古遺址調查最為突出,其後的考古調查與發掘則遍佈臺灣各地。日治時期常與金關丈夫、移川子之藏、宮本延人、金子壽衛男等不同行界學者共同進行臺灣歷史民俗學、考古學以及民族學調查工作,戰後初期則帶領宋文薰、劉斌雄、劉茂源等學生一起進行調查工作,對整體臺灣研究具有重要意義。有關臺南的研究以及著作相當豐富,也具有開創的作用,包括歷史、民俗以及考古學等方面,都具有重要且有開創性的著作,尤其是對西拉雅平埔族的研究集結成《壺を祀る村》(1944、1981),是一部對西拉雅族宗教儀禮研究的開創與典範性著作。對西南平原考古遺址的研究,則以大湖貝塚、六甲頂等遺址調查發現以及中部的營埔遺址、大馬璘遺址調查資料所建構的黑陶文化體系,對臺灣考古學以及史前史研究的影響最為深遠,可說具有典範性意義。基於京都大學歷史學的訓練背景,國分先生對於漢人的民俗,也有深入的研究,透過在地田野調查,書寫臺南的廟宇、祭祀等調查報告與北臺灣的農家以及竹筏的調查研究,為臺灣留下許多1930-1940年代的紀錄,同樣具有重要的時代意義。這些資料在回到日本之後逐次發表並集結成書,持續影響後繼學者,至今仍具重要意義。

  國分先生在戰後1945 年8 月—1949 年8 月,將近四年期間,留任臺北師範學校、臺灣省立編譯館以及國立臺灣大學歷史系,對於臺灣民俗研究以及史前史、考古學教學研究具有重大貢獻,培育戰後臺灣第一代的考古學者宋文薰、劉斌雄。因此,即便1949 年8 月離開臺灣以後,仍與臺灣學術界保持連繫,且具有密切合作關係,經常發表與臺灣相關之著作,其中不乏與臺南相關的作品。

  奠基於臺南與臺灣研究的基礎,1949 年回到日本以後國分先生研究以本州西端、九州、琉球為核心,擴及於包含臺灣、朝鮮半島以及中國東海岸在內的環東海區域,建構以環東海區域人群往來、交流以及文化構成的大視野研究,企圖解釋日本人群與文化來源,此一學說也是去世後學界所稱「國分學」的由來。基於國分先生對於日本地域文化、人群與文化來源的研究,具有重要的貢獻,因此分別在1978 年獲得伊波普猷獎,1984 年獲得地域研究功勞者賞,也在1994 年獲得南方熊楠獎。可見國分先生在生前即獲得日本學術界的肯定。
  
  這本小書是藉由對這位在臺灣成長、求學、教學、研究的國分先生相關生平、研究以及成果的介紹整理,並置於臺南研究與臺灣研究的架構之下思考,撰述「國分直一與臺南」專書,除文字之外,並配合地圖、圖片等圖像資源,讓讀者不僅對國分直一先生,也對臺南地區以及臺灣研究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更希望藉此引起下一代研究者的注意,作為更進一步的研究參考。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國分直一與臺南:不是灣生的灣生》

五南書店→《國分直一與臺南:不是灣生的灣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