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

台灣電信的故事──專訪電信達人楊振興

 上稿時間:2018/4/25   
資料來源:楊振興   編撰:編輯部
台灣電信的故事──專訪電信達人楊振興
by 吳美玉提供(1977年電信四大美女)

中華電信股份有限公司與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為保存珍貴的台灣電信文化資產,陸續策畫2004年「天涯若比鄰:電信科技與文物特展」、2006年「台灣電信百年風華展」,為讀者展示珍貴電信文物及最新數位生活科技,見證台灣電信一甲子的發展史。配合特展出版的專刊有:《天涯若比鄰特展專輯(中英對照版)》、《台灣電信的故事》,其中,專為兒童讀者所寫的《台灣電信的故事》,更獲2009年國家出版獎佳作。這次焦點人物,就由特展顧問與專輯作者群之一──楊振興先生,帶大家從穿越時空隧道,一起認識台灣電信的故事!

----------------------------------------------------------------------------------------------

  說到「通訊」這個詞彙,浮現在你腦海中的是什麼?Skype?iPhone?還是大人小孩都瘋狂的寶可夢?對比現在人手一機、走到哪講到哪的盛況,大部分人可能很難想像,六十多年前的台灣,想擁有一台電話是需要抽籤的,甚至每通電話限時通話三分鐘!這些藏在類比訊號裡的故事,傳遞著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與思念,卻隨著時間流逝而被眾人遺忘,未免令人惋惜!幸好這樣珍貴的歷史記憶與文化資產,透過政府與民間單位的共同努力,將六十年的電信經歷,轉化為典藏展覽與文字類出版品,讓這段巨變下的故事,得以留下吉光片羽!

因緣際會踏入電信領域

  楊振興現為中華電信退休資深顧問,退休前兼任「電信博物館促進委員會(今「電信數位博物館」前身)」執行秘書,致力電信文物之保護,退休後投入電信文史工作,並著有《話筒裡的台灣──從摩斯電報到智慧型手機》一書,是台灣第一本全方位的電信文史。

  他曾參與電信局從國營到民營化上市的歷程,從工程師到遴選派任中華電信駐香港代表,並多次獲遴派赴國外機構(如成立於1925年,至今仍是世界頂尖知名研發機構的美國電報電話公司AT&T研發機構──貝爾實驗室)研習電信新科技,也在電信訓練所(中華電信學院)兼課,相關論述、著作眾多;楊先生在電信方面的傑出貢獻與深厚感情,更讓他於2000年獲電信十大傑出人員獎。

  憶及當初踏入電信界,楊振興總說自己是「偶然考進電信局」,沒想到就這樣在這個領域裡投入了一生青春。楊振興回憶,求學時期他成績優異,已獲通知直升台中一中高中,但因經濟因素不得不放棄,改投考台中師範。當時報考師範的人都是各路英雄,因為衣食住完全公費,每月還有新台幣四塊零用錢,「(在當時)可以吃三碗麵,我是用來補足回家的車資。」而楊振興從人海中脫穎而出順利錄取,「我舅舅說,這個當老師的鐵飯碗,比一甲田還值錢。」

  考取師範學校的楊振興,就像時下大學生一樣穿梭在學業與社團之間。當時的娛樂活動沒現在這麼發達,除了參加管樂社團、學鋼琴,楊振興最大的興趣就是研讀課外書籍,其中最吸引他的便是科技、電學類書籍,「尤其是無線電,這是能改行進入電信局的第一步。」

  楊振興笑說,當年他曾在宿舍用簡易工具,自製了一台礦石收音機,他一邊繪出線路圖一邊解說當時的製作過程,「用大寢室掛衣服的鉛線當天線(A),自己繞製線圈(L1),它和可變電容(C1)並聯起來調諧接收電台的頻率,由二極體(D1)檢波,就可從耳機(E1)聽廣播節目了,至於傍路電容(C2)可消去不要的雜音。」礦石機不必裝電池,驅動它的能量來自電臺的電磁波,是它的特色。喜歡DIY的讀者朋友,可在3C市場買到零件,便可自製作。

 01.jpg

  • 礦石收音機原理。(楊振興繪製)

  在各式各樣的組裝中,最讓楊振興有成就感的是「超外差式五燈收音機」,「搭配一個黑膠唱片播放機──日本話叫Lian Zi Ku,就是當時最炫的嫁粧了。當時還在戒嚴時期,到台北中華商場購買真空管要憑身分證登記,並取得收音機執照。」如此大費周章才能完成的作品,自然令楊振興印象深刻,也成了一甲子後的今天仍然津津樂道的回憶之一。

 02.jpg

  • 楊振興自裝之5燈超外差收音機,古董級嫁妝,即將屆鑽石婚。

  畢業後重返鄉下擔任教職的楊振興,本以為自己應該就這樣待在杏壇、平凡度過一生,沒想到經濟因素再度成為他人生的轉捩點。「畢業後回鄉任教,最初月薪是480元,後來不經意得知電信局技術員的月薪約在1600~1800元,是老師的3倍,為了幫助父親養家,就想試一下電信特考吧!」楊振興說,1965年的電信特考,全省買不到報名單,後來朋友送來一份人家作廢的,他就用退色墨水清洗重新填寫。到了電信局要報名時,又被告知只有高工(建教合作班)畢業的才可報考技術員。本來他對「無線技術員」一職較有把握,但當下只好用台中一中初中畢業證書,改報考技術佐,但報名了之後問題便接踵而來。

  「改報名之後,更大的難題是要考電信工程和電話機維修實務。這時候才知道技術佐的報考者幾乎都內部員工,電信工程一書外面不賣,應考期間也借不到書,一直到考前一晚借宿在台北軍官學苑(已忘了是何處)才借到那一本厚厚、從沒見過的專業教材。」

  說到這裡,楊振興笑著講了一個插曲:當晚就寢時間熄燈了,他便在宿舍外面的公共廁所門口,藉著燈光徹夜速讀,計畫一口氣唸完趕去考場。「當晚凌晨,有個軍官看到我在廁所門口徘徊──那時候有人來了,我就把書先收起來──卻聽到他說:他○的!半夜三更還要排隊!悻悻然地回頭走掉。」

 03.jpg

  • 人工交換時代:古老的4號手搖磁石式電話。

  在這樣刻苦的狀態下,楊振興考上了技術佐。當時規定:技術佐需先實習一年,他被分配到自動交換機房值班,「領班、股長、主任都是科班出身,很和氣,只是有著日本技師的陋習:把電路圖鎖了起來,難免有留一步的感覺。」雖然沒有電路圖,但楊振興還是能修好機器,這樣的能力被長官看在眼裡,因此有一天機械工程總隊長林子路先生,破格升遷他到總隊當班長,而林子路先生也是楊振興進電信局的第一個貴人,從此他心在電信,至今時光走過60年。

國外研習先進的通訊技術

  二次大戰結束後,各類型的科技突飛猛進,通信自然也不例外。當時電信技術最先進的地方莫過於美國,尤其是AT&T的貝爾實驗室,世界各地的電信從業者皆前往取經。而楊振興在電信局的栽培下,也成為當年前往美國和貝爾實驗室接受電信技術訓練的一員。「在1975年的時候,電信總局把全區大專電機、電子工程畢業的高級技術員送教育部語言中心考英文,及格後再考專業科目,錄取11人,是第一批赴美研習全國第一座電子交換機No.1 EAX的種子員工。」當時台灣已經進步到「步進制」和「縱橫制」交換機,原來使用撥號式電話,正在引進按鈕電話。「簡單地說,引進先進的電子交換機,機房空間變小、系統能力強,加上使用按鈕電話服務功能上多樣化,維運、故障率、和壽命也都大幅改善。」以No.1 EAX電子交換機為例,在1976年上線之後,從不曾當機,「早期交換機法定折舊為8-10年,但後來它服役16年,到1992年才為了換裝更先進的GTD-5數位交換機而退役,至於GTD-5一直用到現在。」

 11.jpg

12.jpg

  • 上:1954年,俞鴻鈞院長辦公用的撥號電話。下:1975年引進按鈕電話,啟用多項新服務(本型為1980年代電信研究所研發)。

  學成歸國的楊振興,一方面參與現場作業,一方面翻譯許多技術文件編製教材,在訓練所(今電信學院)開班,並主持多個研究案,為通訊服務品質把關,「舉例來說,ANI(Automatic Numbering Identification)功能案,這是讓來話顯示號碼的功能,打119報案也就不必慌張地報電話號碼了。另外有一案是讓交換機和公用電話可以對談,防止盜接、盜撥,因此全區公用電話才能放心開放國際直撥,今天打公用電話時先會聽到嘟嘟幾聲,就是這個功能。」說到這裡,楊振興也不忘感謝留美台灣人的情義,「研究案需要參考系統深層的管制文件,當時廠商實驗室同事的台灣人拔刀相助,幫忙列印,於研習期中一箱箱先寄回公司,這件事的意義心照不宣。

 13.jpg

  • 從No.1 EAX到GTD-5:獲「電子通信先鋒」表揚。

22.jpg

  • 接受民視節目《台灣演藝-台灣電信史》訪問(右坐者為揚振興)。

 見證戰後台灣電信發展

  大略而言,台灣電信的發展自清代源始於電報,日治時代開始有人工交換機電話服務,並於1932年在高雄建設步進制史特勞傑自動交換機。二次戰後1950年代是電信的復建時期,到1960年代開始有世銀和日銀貸款等工程案,廣為建設電機械式步進制和縱橫制交換機,1970年代引進程式控制的電子交換機,1990年代進步到數位交換機。每個時期都是以技術蛻變和演進做為區隔。楊振興在電信局服務四十多年,可說是台灣電信史的活見證,他任職電信局期間,正好是電信服務最蓬勃發展的時刻,能參與這段積極建設時期,現在回想起來,他仍與有榮焉。

  「在整個1970年代的十年間,電信業務蒸蒸日上,以電話為主的建設年年趕工,各地電信工程隊擴充應接不暇,國內電話年成長率連續幾年都在25%以上,其中有九年名列世界第一。」從台灣231個鄉鎮「鄉鄉有電話」任務等,到開放用戶長途直撥(STD)、國際直撥(ISD)、全台電話超過一千萬具,種種電信發展史上的里程碑,都可以看見楊振興的身影。然而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莫過於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時,所間接導致的電信風波。

保存聲波裡的歷史

  政府遷臺後在民國45年6月,為慶祝電信及鐵路創立七十五週年暨郵政六十週年,首度在當時新公園的台灣省立博物館舉辦交通展覽會。2000年在他研考處辦公室老舊的紙箱中,幸運地找到當年于右任先生留下的『紀念鐵路暨電信75週年交通展覽』宣紙橫軸墨寶,如今已是電信博物館之寶。」

 14.jpg

  • 「紀念鐵路暨電信75週年交通展覽」。(檔案資料,楊振興提供)

 15.jpg

  • 于右任先生留下的橫軸墨寶。(楊振興攝)

  1959至1969年間,電信局為了配合政府宣導建設成果,年年舉辦展覽,許多已經廢置不用的儀器如電報、電話機、和交換機等,都重新整理成為活的展品,巡迴全台展出。1971年,「慶祝建國六十年經建成果展覽」於現今台塑大樓原址,臨時蓋一座鋼架二層樓的展場,一樓展交通,以電信為主,二樓展經濟。

  「最特別的一次,在1976年12月28日電信紀念日,電信總局舉辦慶祝發明電話100週年展覽,就在今日交通部大樓(改建前是古老的紅磚二層樓房,原來的台北電話局收費科辦公室)。到了1981年電信紀念日,在同一地址又舉辦相當規模的電信100週年展,這二次展覽廣為搜羅展品,留下極為珍貴的時代背景電信文物。」

16.jpg

17.jpg

  • 1971年慶祝建國六十年經建成果展覽,一樓展交通,以電信為主題。(周志剛先生攝)

  然而好景不常,之後展出斷檔25年,而這些「寶物」也因為興建電信博物館一波三折,存放處一搬再搬,最後輾轉寄放在遠郊的新竹六家機房五樓,從此乏人問津,相對蒐集的工作也停頓,眼看各營運處、各地料庫中,許多內行人才看得懂的珍品陸續拍賣流失,楊振興決定挺身而出,提出「活化文化資產」的方案,獲得當時的副總陳成章支持,董事長賀陳旦還特別提示把握「與時間競爭」加緊「搶救電信文物」。

  「在規畫方面,國立歷史博物館黃光男館長慨允協助,在文籍方面,台灣文獻館劉峰松館長也同意合作接管前電信總局自1945年約30萬件老舊公文。」

17.jpg

18.jpg

  • 流浪中的「電信博物館」,寄居新竹六家機房20多年。上:古董電話,下:是線路設備。(檔案照片,楊振興提供)

  作為搶救電信文物的序曲,首先從六家機房上千品項中,精選電信建設歷程各階段包括話機、交換機、電纜、衛星、行動電話、網際網路等各領域的代表文物,串成「電信文物寶中寶」懷舊系列,自2003年7月1日起,配合慶祝中華電信七週年生日,在電信局總公司大廳展出,「因為其中精選13件,我們稱它們為『電信文物十三寶』。後來電信博物館和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合作設常駐展,典藏品終於受到專業照顧;古老公文(有主旨摘要)則改由國家檔管局徵集,長度有1600公尺,是所有國營企業中保存最為妥善的。」

 19.jpg

  • 電信人交通部蔡堆(前部長)蒞臨臨參觀,由作者導覽。(楊振興提供)

 通訊扮演著無形的溝通橋樑

  一般人對於電信業的工作範疇,第一印象大概就是家用電話、手機的通話。現代人的生活已經不能沒有手機,然而對背後的運作原理卻十分陌生,關於這點,楊振興解釋道:「電信是包山包海,除了看不到的線路傳輸路徑:包括陸纜、海纜、無線和衛星外,尚有各種交換網路系統,才能有效率地分配資源,才能千里一線牽。」

  而受到諜報電影影響,一般人提到古早通訊方式,第一個聯想到的不外「摩斯電碼」。除了晚清,摩斯電碼在西方也扮演著影響世界歷史的腳色。二次大戰期間,英國政府便是因為成功破解了德國極機密的電報,才掌握制勝的關鍵契機,這在電影《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原片名Enigma)中便有所述及,「另外像《ID4星際終結者》(Independence Day)這種太空科幻片中,竟然也出現摩斯電報,老科技歷久猶新。」當然,說到密碼,就不能不提經典電影《007》中,劇中人物隨機應變拉下牆角電話線,答答答的發出摩斯電碼,或是打出電話的情節,以電信務實的角度而言,這倒底有沒有可能做得到呢?「我覺得在電路原理上情境可信,但實務上是不通的。倒是1980年代開放長途直撥,為了防止盜撥,店家就把電話的撥號盤加鎖,但是內行人(像我)是可以不用撥號,從聽筒下的掛勾鍵(Hook Switch)按出對應號碼答答答的的脈衝(Pulse)去騙交換機的。不過之後按鈕電話改用複頻雙音送號碼,就沒戲唱了。」

 20.jpg

  • 摩斯電報鍵(有線),「電信博物館」典藏品。

 21.jpg

  • 摩斯電報鍵(有線),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典藏。

 對電信未來的展望

  談完了過去,當然也要放眼未來。以楊振興近一甲子的從業經驗,又曾任中華電信首任駐香港代表,對於電信的未來,他又有什麼觀察和看法呢?「電信發展演進到4G-LTE,從網路層、平台層、應用層的開發,有各種智慧型的應用產品。後續2020年的5G,各國各家業者早已磨拳擦掌,就怕失去先機。」

  5G個關鍵在於傳訊速度,例如用4G下載一部3D電影約需6分鐘,而用5G只需6秒就能完成。5G的理論速度可以達到10Gb,接續上僅僅有0.38微秒的延遲,號稱「Zero Latency」! 這種零延遲在智慧網的運作上有關鍵的優勢,例如無人機、無人車、還有遠端醫療的科技,可以加快系統的反應時間,也可避免系統運作上的出錯機率。隨著5G上路,未來在智慧網包括物聯網、車聯網、智慧城市的發展,以及上網的終端需求,例如:智慧家庭(智慧鎖、智慧電燈、冷氣、冰箱、水表、電表)、和智慧交通(汽車、紅綠燈)設備等,對台灣電信產業業者自然是大利多。

  「台灣須等國際5G技術標準確定,才能導入商用服務市埸,因此電信龍頭中華電信,多年前就前進國際組織,爭取技術標準的發言權,藉以突破我國電信業者一向做標準追隨者,或是代工業僅能獲取微薄毛利的宿命。智慧聯網的建設,需要有光纖、寬頻、網路、4G(未來的5G)、雲端、大數據、資料中心(IDC),還有應用軟體等,這些必要條件是台灣現有的強項,跟著世界潮流走,5G無疑是台灣電信產業的強心劑。」

  電信的發展從有線到無線,從無線到無限,楊振興認為,目前科技發展與全民福祉不對稱,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論點,諸如網際網路興起,顛覆傳統商業模式,雖造就極少數巨賈大亨,卻大幅降低了中產階級的薪水。而少子化和機器人化也導致台灣沒有人口紅利,不利長程國家發展等,都在他關心的範圍內。至於最新風靡全球的擴增實境手機遊戲「寶可夢」,楊振興表示據市場調查,全台有59.9%網路族玩過寶可夢,而國發會也統計15歲以上的行動網路族1329萬人,平均每3人就有1人在玩,估計將衍生50億的汰機潮;他提醒玩家千萬不要過度沉迷其中,以致荒廢學業、工作,「這股熱潮持續多久不可料,但可怕的是青春一去不回頭。」

  著名的宇宙學家史帝分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曾說:可能毀滅人類的三件事:人工智慧,人類的侵略性,和外星人。如今人工智慧已經開始進入人類的生活,「智慧快速轉移到網路上,人類進化逐漸弱智化。」要如何在其中取得平衡,考驗著我們人類的智慧。

│展覽看這裡│電信數位博物館電信@臺灣(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