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書特推薦

尋找家的圓滿和缺憾:淺論《您好,我可以家入您們嗎?》

 上稿時間:2022/05/18   
撰稿人:謝鴻文 
尋找家的圓滿和缺憾:淺論《您好,我可以家入您們嗎?》

兒童文學作家謝鴻文評論繪本《您好,我可以家入您們嗎?》,探討臺灣的新移民議題與多元文化。

文/謝鴻文

  安徒生童話的經典角色醜小鴨,他的生命歷程始於一場意外,繼而是離開鴨子家尋找自我認同,長成天鵝之後,屬於他的美麗原型示現,完成了自性成長的追尋之旅。

  此後,「醜小鴨」彷彿也成為一個符號,象徵個體某種特殊異質,和群體形成差異,甚至產生被歧視、霸凌。醜小鴨要面對這樣的生存困境,就只能靠自己堅強勇敢,轉化蛻變嗎?懷著同理心看待,每一個個體都可能是醜小鴨,因此人與人之間的相濡以沫,同濟互助,便顯得十分重要。面對兒童,這樣的觀念教育,激發慈愛他人的同理心,也是協助兒童身心健全成長很關鍵的公民課題。

  由多位作者共同協力完成的繪本《您好,我可以家入您們嗎?》(文/林書羽;圖/林書羽、游雅帆、林雪霞、黃君雯、胡氏碧園、張秋艷、黃愛婷、張美君、蔡奕皇、許伍妹、邱美華和陳品如),是國立臺東生活美學館推動中的兒童多語繪本之一,內含華語及越南語互相對照。有鑑於臺灣新移民人口逐年增加,這些離鄉背井來到臺灣落地生根的新移民(尤以女性居多),在臺灣結婚後生下的子女,混血的身分,必然或多或少會面臨到如醜小鴨的處境。

  無所不在的醜小鴨,如何被接納、包容與尊重,一直是兒童文學常見的題材書寫。《您好,我可以家入您們嗎?》從書名更直接用諧音「家」替代「加」,隱喻故事主人翁不僅僅是想加入一個群體中,更在乎希望可以獲得家的溫暖穩定感,進而得到快樂幸福。

  故事中的醜小鴨,是一隻白色鴨子;另一邊的小醜鴨,是一隻黑色鴨子。偶然間他們來到「艾家森林」,不難看出「艾家」就是「愛家」的諧音,意喻著內在的安定渴望。他們之所以離開自身原本居住地方,故事裡並未交代明說,只是透過有人告知他們:「找到家人,就能找到幸福。」帶著這個建議指令,他們來到艾家森林。接下來的情節,是醜小鴨和小醜鴨分別遇見不同的動物,當他們提出「您好,我可以家入您們嗎?」的要求時,對方回應的條件,俱考驗著醜小鴨和小醜鴨是否能相容,結果就是不管從外在特徵到行為習性,他們都無法相容,於是一次次帶著悵然失落的心情離開,繼續找尋家人。

  直到某天醜小鴨遇見黑熊,醜小鴨照顧受傷的黑熊,而黑熊復原後他們生活在一起,雙方感情逐漸融洽。之後情節更大的轉折是小醜鴨也來了,他們一起在湖畔看見一群黑天鵝白天鵝,當一隻白天鵝張開翅膀如同張開雙臂歡迎黑熊、醜小鴨和小醜鴨加入,可是文字不直接回答他們是否加入了,而是讓一幅表現眾多動物和樂融融共生的跨頁圖像做為文本結尾,延伸出更多臆想的空間。

  作者選擇醜小鴨和小醜鴨以二元對比的顏色,表明身分差異。剛開始兩條線並進的故事,到尾聲的匯集,處理得不複雜,還有許多可讓讀者自行思考判斷的空白縫隙。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結尾只是由天鵝群向黑熊、醜小鴨和小醜鴨問了一句:「你們要加入我們嗎?」此處寫的「加入」邀約,也可能只是詢問是否要一起玩遊戲玩水,並非真要邀約成為家庭成員。如此一想,那麼這個故事又未必是圓滿而有缺憾了。尤其仔細看最後一幅跨頁,方才湖中的天鵝群並未在圖裡出現,這是很耐人尋味的。

  另外要再商榷的是場景與角色設定,艾家森林被描述成靠近海邊型的森林,但是圖中的黑熊又具備臺灣黑熊胸前有V字型的白條紋特徵,一般臺灣黑熊喜好棲息於海拔一千公尺以上的針葉林,明顯與圖中的生態景象有別。繪本很仰賴圖來補充文字未敘說的事,所以也必須用更嚴謹的眼光來審視考究,否則就變成邏輯不合理的一廂情願了。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您好,我可以家入您們嗎?(繪本)

五南書店→您好,我可以家入您們嗎?(繪本)

相關書籍

a
謝鴻文
現任FunSpace樂思空間團體實驗教育教師、林鍾隆兒童文學推廣工作室執行長,亦為華語世界極少數的專業兒童劇評人。 著有兒童文學作品《雨耳朵》、《不說成語王國》,論述《凝視臺灣兒童文學的重鎮》、《兒童戲劇的祕密花園》等40餘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