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歷史

【書籍試閱】原住民族與二二八展覽史料專輯 (上下兩冊不分售)

【書籍試閱】原住民族與二二八展覽史料專輯 (上下兩冊不分售)

  1895年臺灣割讓日本,臺灣原住民族首次遇上現代國家,經歷文化與物質科技對傳統價值的衝突,原住民族開始吸收適應現代文明,轉化為自身發展動力。

  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原住民族面對中華民國接收後二二八事件動亂,衡量自身存續,各有抉擇。雖然事件當下,原住民族並未遭到大規模清鄉處決,但在政府深入掌控原住民族地區後,將日治時期原住民族主要菁英汙名整肅。

  二二八對原住民族而言,是另一個殖民的開始,儘管戰後初期原住民族有「高山自治」,歸還土地、「正名」等主張,但在白色恐怖下,戛然斷裂,原住民族意識陷入隱流。

  今政府已經向原住民族道歉,對受難者平反及家屬撫慰。不過,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非只有政治和解,土地、語言、文化、生活的自主,仍是未竟之業。

本書特色

  彙集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國家安全局、國史館、受難及參與事件者家屬等各界庋藏檔案史料,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原住民族與二二八事件展覽」珍貴史料全彩呈現

目錄

館長序/張鴻銘

前言

征服與現代性

Formosan、番、蕃、高砂族

土地流失

收繳槍枝

語言文字

首次現代國家意識

政權更迭

與新政權的接觸

「回復」姓名

山地行政

槍枝與流言

二二八事件的抉擇

各地區原住民族的反應

北部地區

中部地區

東部地區

原住民族泛族群意識高山自治

二二八事件綏靖與善後

覺醒與重挫

高山族、臺灣族、山地同胞

土地生存權

理想的追尋

汙名織罪

創傷、平反與未來

創傷未止恐懼不斷

原住民族覺醒與政府平反

未竟之路

高一生

林瑞昌

杜孝生

原住民族的存在與未來

參考文獻

書籍試閱

以前一個部落,就是一個國家
有一天,不認識的人
他說他,代表一個國家
有一群人,這個大地,是他的國家
你們從來都沒有帶過一把泥土過來
卻跟我說這是你的國家
──《最後的戰役──從南洋戰爭到二二八的鄒族》片首
 
▼Formosan、番、蕃、高砂族
 
臺灣原住民族係泛稱原居於這塊土地上南島語系的居民,並非單一民族。各部落或族群有其自稱,但長期被賦予不同的統稱。漢人呼之為「番」、荷蘭人名之「Formosan(福爾摩沙人)」、日本人稱「蕃」。皇太子裕仁親王(昭和天皇)覺得此名稱不妥,原住民族也不願被稱「蕃人」,後正式改稱「高砂族」。
 
▼土地流失
 
土地是一個族群生存與發展的根基,原住民族各部落擁有自主領域,形成部落認同及獨特生活文化。但以狩獵、採集或刀耕火耨的土地利用或共有觀念,與農業社會、私有、資本主義及現代國家制度不同。
 
早期漢人經由婚姻、租賃、買賣甚至武力,取得平地原住民族土地。日本領臺後,引入現代法律概念,否定山地原住民族的自然主權,藉由國家法律重新規範原住民族對土地的擁有及使用權利。
 
▼收繳槍枝
 
十九世紀西方國家武器擴散,山地原住民族經由漢人或平埔族群交易流通取得槍械。槍枝不僅是狩獵生活必需工具,也是男子社會地位象徵,更是對抗入侵,或與其他部落競合的武力。尤其原住民族憑藉山險,讓清朝及日本政府嘗盡苦頭。整個日治時期,雖以法律強制或政令宣導,收繳槍枝,箝制原住民族武力,但原住民族捍衛擁槍、私藏槍械,與政府抗爭的行動,始終未曾停歇。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原住民族與二二八展覽史料專輯 (上下兩冊不分售)》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