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找的好書在這裡!
累計出版品總數量:113,034
:::
高本漢左傳注釋

高本漢左傳注釋

  • ISBN/ISSN:9789576389122
  • 出版單位:國家教育研究院
  • 開數:(22x15.3公分)
  • 版次:初版一刷(景印)
  • 價格:定價$1100


書籍介紹

本書是瑞典漢學家高本漢先生的左傳研究專書,對左傳之研究及註解。針對左傳原書中難以解讀之部分,作者以中國古籍中用法形式相同之段落進行比較;或以原書之上下文義進行推論,以此對原書做深入研究。

目次


無目次

編/著/譯者簡介

著者 高本漢
高本漢(Klas Bernhard Johannes Karlgren,瑞典,1889—1978),哥德堡大學教授、校長,遠東考古博物館館長。高本漢是瑞典最有影響的漢學家,一生著述達百部之多,研究範圍包括漢語音韻學、方言學、詞典學、文獻學、考古學、文學、藝術和宗教。
譯者 陳舜政
臺大中文系退休副教授,學術專長:聲韻學、經學、國劇藝術

序言/導讀

譯序 這裡所譯的是瑞典漢學家高本漢Bernhard Karlgrer.先生的左傳研究專書。原題作Glosses on the Tso-chuan,刊登在瑞典遠東博物館館刊,第四十一期(Bulletin of the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 Stockholm, Sweden, 1968),現在就稱爲「左傳注釋」。 自來研究左傳的學者,都以為釋「禮」應該是主要的課題。清儒自沈欽韓、劉文淇到俞樾,無不集中精力在這一方面,此外清儒還盡可能地搜求了服虔與賈逵的古注,使左傳在「注釋」上得到了很豐碩的成績。清儒們所走的路綫是很正確的。但是,清儒們研冶經學,時常有家法的觀念,不能就事論事。像沈、劉之輩也不免如此,總之他們以爲凡漢皆好,凡杜預盡壞,這就不免有失公允。高氏卻不主一家之說,態度客觀。此外,清代的學者在語言學方面的造詣,不過只具規模而已,對於古語音值的估定無法作到精確的水準,因此他們的假借說諸多憶測之論。 高氏這部「左傳注釋」,在釋「禮」的方面,仍然遵循沈欽韓與劉文淇的方向,所以對於典章制度、服飾器物都有詳細的解說與討論。這與他注釋詩經(詩經注釋,有董同龢先生的中文譯本,見中華叢書)及尙書(書經注釋,有譯者本人的中文譯本,見中華叢書)有所不同。至於天文曆算及地理方面的問題不在高氏治學的範圍之內,因此一概略去不談,雖覺美中不足,但是對於一位外國的語言學者,我們也不能以「通儒」來強求他了。這部「左傳注釋」最大的成就可以說是在訓詁方面,作爲一位古代漢語學者,高氏的古代語音估定及假借學說,直到今天恐亦無出其右者,況且每一組假借字,高氏都引了足夠而可靠的例證來支持他的說法,案語精簡確實,不容置疑。對於有些難講的句子,高氏的處理方法是,從古籍中尋找用法及形式平行的例子作比較的研究,然後再作肯定的判斷;如果沒有這類平行的例子可援,就從上下文義上去斟酌,總要求出合理的解釋。實在不能解決的,便把材料列出,說明無法肯定的原因。所謂「君子於其所不知,蓋闕如也。」正是這樣忠實的態度。以上這幾點,都是值得我們注意的。 雖然如此,高氏這部書也並不是沒有缺點的。但是譯者的學識有限,未便妄加論斷,只有列出下面幾點,請讀者注意: 一、引用古書古往常有書名或篇名與引文不符合的情形,張冠李戴,這種疏忽是不該有的。 二、引書有時隨意割裂,不免斷章取義。 三、前人誤引的地方,都沒有加以改正,因此將錯就錯。 四、有時批駁前人的注解,只以簡短的話語譏之,未加證據論斷。 五、有些論說,已見於前人書中,或根本就是高氏所列參考書目之一,但高氏卻逕自引述不著出處,這些地方可能是一時的忽略,但難免不假人以口實。 六、對於左傳原文的翻譯,有時近乎逐字直譯.雖然可以達義,但是總有隔靴抓癢之感。在這方面,譯者自己當然也有責任。不過對照左傳原文確實是那樣的,譯者也未便擅加引伸或轉述,只有照譯。 以上所擧大多數都是些技術性的小疵,並不足損害到本書的大局。 譯者的學識膚淺,高氏的大作對於我實在是一個沉重的擔子,幸虧有國立編譯舘舘長劉拓先生及中華叢書編審委員會的許啟㦡先生給我最大的鼓勵跟熱心的支持,才敢鼓起勇氣提筆進行。然而誤謬之處必然是難免的,希望有博雅的方家能夠給我嚴正指敎,好讓這本書更趨完美。 高氏原著中引用了不少的法文材料,譯者的法文知識有限,多蒙龔士榮神父悉心的賜正,減少了我許多的錯誤,在此特別要向他致謝。 陳舜政 中華民國六十年三月十八日於國立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系   原序 左傳,曾經兩次被譯爲西方文字:其一爲理雅各(James Legge),另外則顧偉(Séraphin Couvreur)。以上,理、顧兩氏的譯著,幾乎完全遵照著杜預(卒於西元二八四年)的注。杜預的注在左傳學的傳統上佔有權威旳地位(被編爲十三經注疏之一)。一部篇幅繁多的左傳,從某些角度上看,堪稱爲現存的漢代以前文獻中之大手筆。有些清代的學者曾對幾種經書作過新的疏證與注釋工作,如:劉寶楠的論語正義、孫詒讓的周禮正義等是,可惜左傳不曾有機會得到他們這類學者的鑽研處理。劉文淇曾企圖作這項工作,不過他的書(春秋左傳舊注疏證)也只寫到三分之一而已。 杜預的左傳注,後來既成爲左傳研究中的權威之作,流傳所致,使得許多東漢時代的古注,都相繼失傳,特別是賈逵與服虔他們兩位的。這些學者們的舊文也曾被人引用,所以後世輯佚的工作仍然還能有相當的成績,如清人洪亮吉(死於一八○九年)的「春秋左傳詁」便是其中之一。此外,清代學者對左傳所作的片面考釋工作也有不少,他們之中重要的如:王念孫、王引之、惠棟、沈欽韓、梁履繩、李貽德、李富孫、馬宗璉、劉逢祿、俞樾等;而日本竹添光鴻的「左氏會箋」尤其是此類著述中的集大成者。 在這部注釋裡也常引用著者本人對早期文獻所作的研究論著,以爲參考。它們是:「詩經注釋」(原文見瑞典遠東博物舘舘刊第十四、十六、十八三期;一九四二、一九四四、一九四六年出版,現巳有單行本),「尙書注釋」(原文見舘刊第二十、二十一兩期;一九四八、一九四九年出版,也有單行本),「先秦文獻假借字例」(原文見舘刊第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期;一九六三、一九六四、一九六五、一九六六、一九六七年出版,單行本,一九六九年出版) 譯者案:詩經注釋(Glosses on the Odes)有故董同龢先生的中文譯本,中華叢書編審委員會出版(民國四十九年),題名:「高本漢詩經注釋」。書經注釋(Glosses on the Book of Documents)有譯者本人的中文譯本,題名:「高本漢書經注釋」(民國五十九年)「先秦文獻假借字例」(Loan Characters in Pre Han Texts)亦有譯者中文譯本,(民國六十二年)均由中華叢書編審委員會出版。

分類 其他詳細資訊
  • 適用對象:成人(學術性)
  • 關鍵詞:歐洲漢學研究
  • 附件:無附件
  • 頁/張/片數:600
授權資訊
  • 著作財產權管理機關或擁有者:國家教育研究院
  • 取得授權資訊:聯絡處室:語文教育及編譯研究中心 姓名:吳麗君 電話:02-77407831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