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學習

【書評】《小乖,你也很棒》──看見獨一無二的自己

 上稿時間:2020/11/3   
撰稿人: 吳孟樵     編撰:吳孟樵
【書評】《小乖,你也很棒》──看見獨一無二的自己

從繪本主角獅子「小乖」的身上,吳孟樵看到的是跳脫「乖」的框架,從「不一樣」發現自己的「獨一無二」。而這,也是孩子尋找自我的存在價值、克服恐懼、建立自我認同的必經過程。

文/吳孟樵

乖!

你(妳)要乖乖的!

你(妳)是乖寶寶!

乖的行為背後,通常伴隨著獎賞,也許是口頭的讚美,例如:「你(妳)好棒!」;也許是蓋個乖寶寶小圖章或是一個小禮物。這到底是激勵作用,還是束縛原有的性格?我的腦袋畫面浮現:小小孩排隊等著被父母與師長讚美後拿到「章」或小禮物,以及遊樂園或水族館內的生物得「表演」特技給觀眾看,才獲有額外獎勵的零食。

「乖」的意義是什麼呢?它就像天秤的兩端,同時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解釋:乖巧、懂事、善良、不惹事;乖張、乖戾、乖離、乖謬。也如同「乖」這個字的對稱字型,左右各具方向感,如匕首,在人生路往前衝,會衝撞到什麼?或是統合自己?

書封的「小乖」有張很突出的臉:圓圓的頭臉佔據很大的畫面,如一張圓形扇,扇葉一根根的柄,撐起屬於扇子的功能,讓人很想拾起它,搧一搧。

看到了嗎?左右各有一只粉紅色的耳朵,耳朵的輪廓以深淺區分。仔細瞧,那面圓形裡,是張粉紅色的臉,四根額髮、兩根彎眉、兩顆鈕扣似的黑眼珠、如燈具的鼻梁,燈具的底座成為人中與嘴唇,唇旁兩朵白雲配上黑線條與黑點點,成就為「孩子」的臉。身體的比例小小的,全身粉紅色搭上胸前一道白色,乍看像冰棒。翹起的粉紅色尾巴,尾端是一抹黑。小乖坐在黃色大地,還有張較深色的坐墊,兩旁各有一棵樹,一棵是只有咖啡色枝幹,另一棵是擁有蓊密的綠葉。整體來說就是呈現大地色,再襯上全白,猶如孩子在天地間具有純白的心靈,也有來自大地的滋潤與保護。

文圖作者陳巧妤,以質樸誠懇、溫暖清新的風格,畫出了獅子「小乖」可愛、友好的個性,以及正在探索世界的好奇眼光。透過懷疑自己具有哪種特點的心,一路上與其他的動物對話,他不僅是看到其他動物的美與優點,也透過對話,了解他人的眼中如何詮釋自己。在這樣一來一往的對話裡,讀者不會看到欺詐、狡猾的角色,而是善與善的交流,彼此願意給予讚美。

以萬獸之王獅子做爲「小乖」這位主角的設定,是這本繪本的特點:具有勇猛實力、蓬鬆毛髮,又雍容大氣的獅子都會懷疑自己,道出了不論是誰都可能會有自我懷疑的心,或是不夠勇敢面對自己的特質。簡言之,就是沒自信。

人們總是羨慕別人擁有的,其實該做的是了解並接受自己的特質,將這些優勢發揮出來。就像培養專長一樣,要專心、求質高不求量多,提醒自己「身為我,應當保有的原則與態度。」終將能成為更好,並且受到他人尊重的人。

父母將孩子取名「小乖」的用意,顯示父母對孩子行為的期待(也可說是「偷懶」?),為了不需要太操心孩子,時時提醒孩子必須「乖」、必須不讓爸媽失望,甚至得聽從爸媽(成人)的期望與安排。爸媽讚美孩子,代表肯定孩子,但也可能因而壓抑了孩子某些情緒的抒發,或是成為孩子的包袱與陰影,這是值得另行討論的面向。

奧地利神經學家、精神病學家維克多弗蘭克(Viktor Emil Frankl,1905-1997)以意義治療與存在主義分析:「生命本是帶著恐懼誕生。」──我們可以想像的是:嬰兒初自母體出生,瞬間拔聲嚎哭,不單單可以就醫學方面(是為了讓肺部呼吸與促進血液循環)來理解;也可以自心理層面探究,顯示「焦慮」是本性,在接下來的人生路,自我就在焦慮中誕生。美國存在主義心理學家羅洛梅(Rollo May,1909-1994)闡釋「自我的力量」與「焦慮」的關係:焦慮在人類的發展中,被視為扮演建設性的正向角色。冒險造成焦慮,不冒險卻失去自己。

把這情境置換到「小乖」背著藍紫色書包的「尋己」過程,這過程是害怕與他人不同、害怕與他人差異性太大,又想具有獨特性。在這段尋找自我的存在價值、克服恐懼心的路程,其實也是避免內在的貧瘠(沒自信),而建立認同自己的覺醒心:

小乖不是在森林裡冒險,不是在獵食與被獵捕的生物鏈中;不是動畫片《獅子王》,獅王父子歷經爸爸被殺害、被奪權位,小獅子被陷害與流落他方,再到王子復仇,回到出生的森林裡回復王位。

「小乖」去上學,一路上尋找自己與眾不同的特點依然是很重要的路程,當他發現自己的長處,第一個分享的對象是爸媽。也懂得了自己雖然沒有其他同學(動物)的特點,仍保有專屬於自己的特色。

拋去恐懼心,可以幫助小乖日後迎風長跑,終將明白他擁有獅王的濃密毛髮、震懾森林的吼聲,像是個英雄站在威風凜凜的鋒頭上。但是,活在世上並不是證明自己可以統領與駕馭一切,而是回歸做自己,接受自己的原貌。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小乖,你也很棒!(精裝繪本)
五南書店→小乖,你也很棒!

a
吳孟樵
作家、影評人。出版的書籍多元,如電影小說《少女小漁》《二月十四》、電視小說《儂本多情》、「豬八妹」系列青少年小說、兒童繪本《歡喜回家》、影評結集《不落幕的文學愛情電影》、《愛看電影的人》與影評專書《《歸鄉》的親子關係與俄羅斯文化:這位導演,讓我想起我爸媽》等。曾為電影與電視編劇,電影評論文章常見於報章專欄;目前很喜歡寫散文,同時想嘗試別種類型的創作,也喜歡演講當下所產生的熱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