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藝術

【書評】塗翔文與武俠電影過招:快!狠!準!

【書評】塗翔文與武俠電影過招:快!狠!準!

塗翔文經過18年後磨出來的《與電影過招》,在篇幅不長的200多頁裡,精準而清晰地勾勒出一整個武俠電影世界的面貌。

文/林文淇

塗翔文的《與電影過招:華語武俠類型電影論》在2018年出版時,我欣喜不已。早在約莫20年前,我因為研究胡金銓的《龍門客棧》,參考了他於1999年所寫的碩士論文〈中國武俠電影美學變遷研究〉。當時,我把整本論文影印下來,也記下了塗翔文這個名字,心想這樣一本國內過去所沒有的武俠類型電影研究,應該要進一步擴充出版為專書。

江湖上說「十年磨一劍」。塗翔文經過18年後磨出來的《與電影過招》,果真鋒芒銳利,劍氣逼人!不論劍指的是武俠電影的類型法則與主題,華語武俠電影起伏發展的歷史,或是武俠電影的經典作品,在篇幅不長的200多頁裡,如他自己在〈後記〉所說的:「精準而清晰地勾勒出一整個武俠電影世界的面貌。」

快!狠!準!是我讀完塗翔文的「類型、歷史、經典」三招武俠書寫最大的感想。

第一招「類型:從武俠文化到武俠片」,塗翔文像是拿出武功祕笈,簡要地介紹類型作為分析電影的概念,以及「俠文化」作為華語武俠片類型的核心,然後提出武俠片可供辨識的類型外在形式,包括「具象的場景」(如寺廟、客棧與杉林鄉野等)、「抽象的時空」(如「江湖」、「武林」)以及「武打場面」,並指出「平不平」、「立功名」與「報恩仇」三大主題,就是武俠電影建立善與惡簡化的二元對立時最佳背景。

第二招「歷史:刀光劍影一世紀」,塗翔文施展輕功,帶領讀者跨越時空,看到《火燒紅蓮寺》帶動的武俠片風潮在1920年代末至1930年代初的大起大落、1940年代至1960年代的香港粵語武俠片(如《黃飛鴻》系列)與台語武俠片、1960年代後期的邵氏新武俠片,尤其是胡金銓與張徹分別在台港兩地掀起第二波武俠電影大浪的1967年(《龍門客棧》與《獨臂刀》)。塗翔文畫龍點睛地一一評點了胡金銓、張徹、李小龍、成龍、楚原、徐克、李安、徐皓峰等導演獨特的電影風格與他們所參與打造的台港武俠電影史。

第三招「經典:非看不可的18部」是塗翔文內力盡展的降龍十八掌。十多年來塗翔文影評筆耕不輟,更是在絕大多數報紙副刊關閉影評專欄後,在大報極少數仍保有專欄的影評人。從1965年的《大醉俠》到2015年的《師父》,塗翔文選出50這年間極具代表性的18部武俠經典。在每部約1200字至1500字的短文裡,塗翔文總能兼顧影片在武俠類型與歷史發展的脈絡,同時如點穴高手般精準指出影片的特質。例如,在〈《醉拳》:成龍的功夫喜劇〉這篇裡,塗翔文寫「成龍的角色即使身手了得,大部份都不衝撞體制、不顛覆革命,只在一定的合法範圍內解決有限的正義。」這一針見血的評論,功力直逼一燈大師的一陽指!又如在〈《東邪西毒》:成為高手之前〉這篇,塗翔文寫「原來,這是一部愛情電影,而且是江湖俠客們的愛情磨難……。看到最後我們才明白,這是在講所有武功高強的俠客,若非經歷一番俗世間的情感摧折,甚至最極致的心碎傷痛,他們又怎能專心職志、苦練神功,成為一方霸主?」這撥雲見日的解讀,功力也是與持樹枝就可以輕鬆調教玉嬌龍的李慕白不相上下。

塗翔文在這本書的〈後記〉中謙虛地說,「我知道自己的努力,永遠不及影史之浩瀚以及迅速更迭的現實,但我期許這是一本實用的入門書……。」中國電影學者賈磊磊2005年出版的《中國武俠電影史》與香港電影研究者蒲鋒2010年出版的《電光影裡斬春風》,這兩本學術專書或許提供了考據與分析更詳細的華語武俠電影發展歷程研究,然而,塗翔文的《與電影過招:華語武俠類型電影論》勝在好讀、易懂、實用。一如李小龍的截拳道:快!狠!準!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與電影過招:華語武俠類型電影論
五南書店→與電影過招:華語武俠類型電影論

a
林文淇
現職國立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有超過20年電影教學經驗,專長領域為電影研究、華語電影、侯孝賢、電影翻譯、台灣電影;曾擔任國家電影資料館館長、國家電影中心執行長、《放映週報》發行人兼總編輯、《電影欣賞學刊》主編、大學影展策展人與電影輔導金評審等職務,並出版多本電影專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