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科學

【書籍試閱】《殷海光全集4-到奴役之路》

 上稿時間:2019/6/21   
【書籍試閱】《殷海光全集4-到奴役之路》

透過閱讀本書的正文、按語及附錄,不僅有助於我們對《到奴役之路》這部經典之作的初步理解,深化我們對自由主義的認知;更能對殷海光的思想轉折變遷,有進一步的認識。

殷海光向來以自由主義者自居,不過,他的思想旅途,卻也曾面臨困惑難解的時候。尤其當社會主義思想在二十世紀中葉甚囂塵上,嚴重威脅自由民主體制之際,殷海光為之苦思無已,始終難求出路。 

因緣際會,當殷海光讀到了海耶克的《到奴役之路》一書,猶如覓得一劑求答解惑的思想良方,甚感興奮,於是開始進行這部經典的翻譯工作,本書即是他的工作成果。 

在本書中,殷海光的翻譯時有刪有易,大致不失本真。他就理解及聯想所至,添加許多「按語」。其按語幾乎成了本書的特色,因此書中還更換字體,和正文加以區別。殷海光的按語,不但見解獨到,而且妙趣橫生。此外,殷海光在部分章節之前寫了長短不一「譯者的話」。此外,本書最後附有胡適的一篇講詞──從《到奴役之路》說起,由此文也可看出當時臺灣自由主義發展的處境。 

作者簡介

殷海光

殷海光(1919年12月5日-1969年9月16日),湖北黃岡人。殷海光本名「殷福生」,「殷海光」是在抗戰結束後踏入出版界時採用的筆名。他早年求學於西南聯大哲學系、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1949年赴台後於臺大哲學系任教,先後開設課程有:邏輯、邏輯經驗論、羅素哲學、理論語意學、科學的哲學、現代符號邏輯、歷史與科學等。他亦曾任《中央日報》、《自由中國》主筆。

殷海光是1950-60年代臺灣最有影響力的知識份子之一。他深受羅素、海耶克、波柏等哲學大師的影響,所寫文章以科學方法、個人主義、民主啟蒙精神為基準,極力宣揚反抗權威、追求自由思想,並堅持以筆的力量來對抗言論思想禁制。因而,他曾被倫敦《中國季刊》推崇為臺灣自由主義思想的領袖,為台灣自由主義的開山人物與啟蒙者。

時至今日,殷先生已成為臺灣某一世代的象徵人物。談到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臺灣或臺灣的自由主義,必然會談到殷先生及他著作。而殷先生的著作,以思想深刻、邏輯層次縝密、文句充滿情感著稱,有一種極為獨特的感染力。其著作,數十年來影響了海內外的無數讀者,早已成為華人世界共享的精神遺產。

目錄

序/殷夏君璐
編者的話
編輯凡例
《到奴役之路》編輯說明

自序
放棄了的道路
偉大的烏托邦
管制計畫與自由計畫
管制計劃是無可避免的嗎?
個體主義與民主政治
法治底要旨
統制經濟底種種危害
迷妄的平等
安全與自由
壞人為何得勢?
論思想國有

附錄:從《到奴役之路》說起╱胡適

書籍試閱

自序

殷海光

海耶克教授在一九四四年出版了《到奴役之路》一書。批評家們將這本著作和約翰‧穆勒的《論自由》相提並論,可見它的重要。一九五三年我才有機會讀到這本著作。當我讀到這本著作時,好像一個寂寞的旅人,在又困又乏又渴時,忽然瞥見一座安穩而舒適的旅舍,我走將進去,喝了一杯濃郁的咖啡,精神為之一振。

我是一個自由主義者。正同五四運動以後許多傾向自由主義的年輕人一樣,那個時候我之傾向自由主義是未經自覺地從政治層面進入的。自由主義還有經濟的層面。自由主義的經濟層面,受到社會主義者嚴重的批評和打擊。包括以英國從邊沁這一路導衍出來的自由主義者為主流的自由主義者,守不住自由主義的正統經濟思想,紛紛放棄了自由主義的這一基幹陣地,而向社會主義妥協。同時,挾「經濟平等」的要求而來的共產主義者攻勢凌厲。在這種危疑震撼的情勢逼迫之下,並且部分地由於緩和這種情勢的心情驅使,中國許多傾向自由主義的知識份子醞釀出「政治民主,經濟平等」的主張。這個主張是根本不通的。這個主張的實質就是「在政治上作主人,在經濟上作奴隸」。我個人覺得這個主張是怪彆扭的。但是,我個人既未正式研究政治科學,更不懂得經濟科學。因此,我雖然覺得這個主張怪彆扭,然而只是有這種「感覺」而已,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正當我的思想陷於這種困惑之境的時候,忽然讀到海耶克教授的《到奴役之路》這本論著,我的困惑迎刃而解,我的疑慮頓時消失。海耶克教授的理論將自由主義失落到社會主義的經濟理論重新救回來,並且擴大到倫理基礎上。一個人的飯碗被強有力者抓住了,哪裡還有自由可言?這一振興自由主義的功績,真是太大了。

我平生讀書與思考,受影響最深的要推羅素。除了羅素之外,近年來對我影響最深的要推波柏爾和海耶克兩位教授。我受海耶克教授的影響是從讀《到奴役之路》開始的。這本論著曾給我的思想以一個新的衝擊。它使我對自由主義的認識加深並且加廣。

我現在說自由主義是一種「主義」,實在有些勉強。我現在之所以用「主義」一詞,純然是因為我找不到更適合的字眼來表達我所要表達的意義。「主義」一詞的用法,在許多情形之下,與現實層界的權勢不可分。於是,它變成「只許信奉不許批評」的聖諭。這樣一來,它帶有權威的陰影,和強制的意味。自由主義即令算是一種主義,也不是這樣令人緊張的「主義」;否則根本就失其為自由主義的資格。自由主義可以被反對,可以被批評,而且無寧歡迎批評,它也無懼乎反對和批評。政治層面的自由主義只是自由主義的一個層面而已。自由主義之最中心的要旨是一種人生哲學、一種生活原理,及人際互動的一組價值觀念,或對人對事的態度。它是人本主義的,認為個人是人生一切建構和一切活動的始原起點。個人有不可剝奪的基本人權。法治的基本出發點和功能,並非保障政司的權力,而在保障個人之不可剝奪的基本人權。從這一組設準出發,自由主義者看得最嚴重的事是鎮制權力的隨意濫用,並且反對國邦統治大家的經濟生活。自由和責任有不可分性。依此,一個自由主義者對於他的所言所行的後果都負有責任。不負責任的人是沒有資格講自由的。沒有理知和道德觀念作基礎的騷動根本就不是行動自由。不從理知和對社會的責任感出發的言論不是言論自由。騷動和不負責的言論往往招致極權主義的災禍。近半個世紀以來西方和東方的若干大變亂的史例可為殷鑑。

海耶克教授的《到奴役之路》當時給我那樣的感興和幫助。我很願意將我從這本書所得到的益處分給別的讀者。於是,我著手「翻譯」,並且作註解。這個工作從一九五三年開始,到一九五四年完成。(未完)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殷海光全集4-到奴役之路》

五南書店→《殷海光全集4-到奴役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