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特推薦

《大野一雄:魂之糧x練習時的言語》:如何成為一朵花?

 上稿時間:2019/11/25   
撰稿人: 黃祥昀     編撰:黃祥昀
《大野一雄:魂之糧x練習時的言語》:如何成為一朵花?

有「舞踏宗師」之譽的日本舞踏家大野一雄,與「舞踏之父」土方巽並列為日本舞踏(Butoh)的創始人,對現代和後現代舞蹈有著巨大的影響。1906年生於北海道函館的大野一雄,在看了舞蹈家阿根廷娜的演出後受到啟發,於1933年開始正式學習現代舞,於1977年屆70歲之時,以《阿根廷娜頌》向她致敬,並受邀參加南錫國際戲劇節,於國際聲名斐然。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出版的《大野一雄: 魂之糧&練習時的言語》,集結兩本著作而成:第一部「魂之糧」,是大野慶人對父親大野一雄及其舞蹈的解說,以130多張照片呈現了他的舞蹈和哲學;第二部「練習時的言語」,是1977年至1996年間大野一雄在排練場對學生發表的談話,以格言形式整理而成。想要瞭解現代舞、舞踏及日本現代美學的讀者,都可以從中一探究竟,深入了解這位二十世紀日本獨具特色的當代藝術家。

文/黃祥昀(實驗片編導,藝評人)

  《大野一雄:魂之糧x練習時的言語》紀錄日本「舞踏」創始人之一大野一雄與土方巽的創作筆記與人生故事。這本書的主軸是1977年至1996年間大野一雄在排練場與學生的談話,以詩意的語言和舞蹈紀錄照片,呈現舞蹈創作過程中的思路與精神。


△ 1977年推出第一部個人舞踏作品《阿根廷娜頌》(影片來源:kazuoohnodancestudio)。

  「舞踏」是二十世界後半,最重要的現代舞流派之一。「舞踏」將醜惡、悲傷與死亡成為舞蹈的一部份,跳舞不再只是華麗的技巧和優雅的旋轉,而是直指生命與死亡的輪迴、宇宙尺度的世界觀。

  傳統的舞蹈著重在展現美麗的事物,或者有一個具體的劇情軸線在舞作的背後,但是現代舞卻打破這些規則。大野雄一曾說:「自己必須是花本身」、「所謂的舞蹈並非是日常的再現,而是在自己的體內體驗讓花朵盛開。也就是『變成花朵』這件事吧。」(本書第119頁)

  而今,九十一歲的大野雄一儘管過了繁花似錦的青春,卻呈現更深刻的哲思:這樣的年紀「以花朵來比喻,恰似將凋零之花。從某種意義看或許覺得不漂亮,但那有限的生命依然是生命。那種瀕臨極限的緊張感,有著將生命與死亡兩件事緊密相連所誕生出的柔軟及甘甜。又或者是一種強大。(本書第122-123頁)

  正是因為生命不只存在美麗的事物,舞出死亡與衰老,才顯現生命的本質。「所謂舞踏的場所即是母親的腹中。生與死是緊密相連的一體,就如同人的出生必然也有死亡跟隨,總是內含著矛盾,而我們的生命就這樣誕生。(本書封底


△   大野一雄經典作品《胎兒之夢》,他認為舞踏的場域既是母親的胎兒,也是宇宙的胎兒(影片來源:Fernanda Preta)。 

  我第一次迷上現代舞是看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的電影《悄悄告訴她》(Talk to Her),在電影的開頭是Pina Bausch演出的作品《穆勒咖啡館》(Café Müller),這部電影闡述了一個悲傷愛情故事,善良的護士男主角在日夜照顧昏迷的女主角過程中,對女主角產生愛意。片頭的舞蹈精準的描繪了故事主角的「心裡狀態」:糾結而孤獨的情愛關係。

  觀看《穆勒咖啡館》是我第一次意識到現代舞的張力與魅力,雖然跳舞沒有言語卻能表達細緻的情感。 現代舞讓許多人流淚,也讓許多人覺得費解,這種情形跟「詩」的處境很類似,詩是一種極為私密的感受,呈現了一段一般語法規則下無法表現出的「心理狀態」,有時因為觸動到難以言喻的感受,而讓人感動落淚,有時卻因為超越想像的邊界而讓人無法理解。

 
△ 在西班牙導演佩德羅阿莫多瓦的作品《悄悄告訴她》(Hable con Ella)中,由碧娜鮑許所主創的《穆勒咖啡館》(Café Müller)(影片來源:Hedvika Kadlecova)。

  現代舞與詩同樣呈現人類深層的心理狀態並不斷挑戰邊界。大野雄一說他在編舞前會大量地看畫作與讀詩,以此為開端開始寫下創作筆記。對他而言,言語在無意識中深深地進入,經過此過程後,才開始思考肉體也隨著動作。 

  如果說現代詩是一種想要超越「語言邊界」的書寫行動,那現代舞則是一種想要超越「身體邊界」的姿勢擴展,透過各種藝術去想像、開墾與拓展這些未知的領域。而關於身體的邊界問題,引領我們重新思考身體是否真實存在?我們與靈魂和意識的關係為何?如何透過身體去理解死亡和生命的界線? 

  土方先生說:(本書第252頁)

    「舞踏是一具賭上性命起身的屍體。」

  「從天地創始之初到現在,先人逝世,然後刻進了靈魂,從外側、從宇宙那側刻劃上去。在那漫長的以億計算的歲月下,所謂的想像力,就從層層的積累交疊中誕生出來。」 

  變成一朵花,不僅僅需要想像力,也需要跨越到另一種宇宙的時間尺度,因而理解生命與死亡的循環和無邊界性,在自己的身體內部開花,讓「雙手化為舞蹈。超越了所謂表現的世界,手成為舞蹈本身,進而提升到宇宙次元的層次。」(本書第48頁)

   當我們以雙手翻開《大野一雄:魂之糧x練習時的言語》,我們會逐漸開始理解,雙手不僅僅只是雙手,還是一雙舞蹈的雙手,更是一朵美麗的花,不管是年輕的還是衰老的,其中都存在著宇宙。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大野一雄: 魂之糧&練習時的言語》
五南書店→《大野一雄: 魂之糧&練習時的言語》

a
黃祥昀
畢業於臺大哲學系,荷蘭萊頓大學媒體研究所碩士。從小熱愛當代藝術,近期嘗試將自己的詩作轉化為行為藝術與實驗電影,經營平台CloudyPoetryFilm雲朵影像詩。文章散見於臺北數位藝術中心、今藝術、荷事生非、空總實驗波、釀電影、國藝會現象書寫-視覺藝評:「雲的藝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