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

【檔案局解密03】解密檔案修復:職人心.達人手藝.匠人魂

 上稿時間:2020/4/30   
 
【檔案局解密03】解密檔案修復:職人心.達人手藝.匠人魂

檔案修復是一件耗時費力的工作,臺灣的環境高溫潮濕,紙質檔案因為人為、環境、材質本身等因素,產生變黃、脆化、蟲蛀、發霉、泡水的劣化現象,國家檔案典藏數量龐大,其中紙質檔案約佔總數的百分之九十七,當劣化嚴重時,即需送到檔案局的「紙質檔案修護室」交給專門技術人員處理。修復技法融合傳統修復技術與現代修復理念,採取人工方式進行。決定修復順序,會以最為脆弱的檔案優先,再者是重要性,第三順位則是民眾需求,大家想要閱覽的資訊,也會先行處理。

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修復師的家

乾淨明亮的紙質檔案修護室內,豬鬃、馬毛、羊毛等不同材質和軟硬度的成排刷具懸掛於水槽上方,鍋子、盆子、水壺列於下,呈現出一絲不苟的氛圍。就連修復師身上的圍裙也潔淨如新,真的是乾乾淨淨,修復師以職人態度和溫柔雙手,審慎面對每一份彌足珍貴的文件。

光桌,用來檢視破碎的檔案,研究紋理、確認拼接的方式。恆溫櫃,則貯藏每周修復師們親自手做的漿糊。修用漿糊以合適比例的澄粉和純水調製而成,由於沒有添加任何防腐劑,一個星期就會壞掉,所以必須每周煮好需要的分量,存放在恆溫櫃中。抽櫃,則可以將處理膠帶等黏著物件時使用的化學藥品所散發的氣味抽離。

極其輕柔的動作,像安撫小嬰兒一樣,依序為檔案編碼、除塵、固色、清理排遺,移除膠帶、金屬等附加物。前置作業完成後,繼而以刷子和漿糊進行整平及托心,讓刷毛一遍一遍、不厭其煩地拂過紙張,賦予嶄新生命。檔案局和紙廠合作,不計成本購入手工紙。接著上板,透過張力讓紙張繃平於牆面上等待乾燥,最後下板、方裁,切除多餘的托紙,再以棉線裝訂成冊,作品於焉誕生。誰想到,檔案的原貌竟是沾滿蟑螂糞便菌排遺的皺巴巴紙捲

 

             02.png03.png

          04.png05.png

                    06.png

△為因應各種紙材,紙質修護室內各式工具整齊擺放,刷具、漿糊、恆溫櫃等一應俱全。

成為職人、達人與匠人的職業:修復師

一名修復師,平均一個月可以修復完成一千頁檔案,以檔案局現有三位修復師計,一年修復完成量能約莫是四萬頁,遠遠追不上每年檔案移入的度,以目前還在排隊等待修復的數額而言,至少要一百八十三年才處理得完;修復的專業領域急需要注入新血,以延續維護國家記憶寶庫的使命。修復師不僅是職人,更是達人、匠人,一名專業修復師的養成需要漫長的時間,以師徒制而言,學徒入門必須先掃地、煮三個月甚至數年的漿糊才能出師,濃度不能超過正負百分之0.01,通過考核後才能進行到下一個階段;至於裱褙,起碼也要個兩三年才能修習完備相關基本功,換句話說,沒有接受長期磨練的體認是不可能獨當一面的

放眼韓國和日本,都有檔案修復的專業科系,然而,目前臺灣的人才培育則主要來自雲林科技大學、臺南藝術大學相關大專學院的科系類別,檔案修復技術仍是鮮為人知的門手藝。因為每份檔案都是獨一無二的,甚至是手寫原稿,保存維護所付出的成本極為高昂,因此對於修復師的資歷要求也相對嚴格;為此,要成為修復師之前,必然也需要累積一定的實習時數,才能經手修復這些重要且珍貴無比文化資產。正因如此,檔案局歡迎各級學校師生申請到局參訪或派員深入校園宣導積極推廣檔案保存正確觀念,希望修復師一職能成為學生的就業選擇,檔案的研究應用發展才能恆久綿長。

             07.jpg 08.jpg

                   09.jpg

 △年輕的修復師們接下檔案修復的重責大任,期待匠人精神繼續傳承。

 │延伸閱讀│
【檔案局解密01】典藏過去、邁向未來: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檔案局解密02】捕捉歷史的光與影,凝淬生活好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