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采風

【書評】《杳幽馨蘭》——談沈伯能與台灣原生蘭

 上稿時間:2021/5/6   
撰稿人: 海德薇     編撰:海德薇
【書評】《杳幽馨蘭》——談沈伯能與台灣原生蘭

服務於林務局的沈伯能,因工作涵蓋森林資源調查,開始接觸動植物的調查與記錄,進而開始了他拍攝台灣原生蘭花的畢生志業。《杳幽馨蘭:南投林區管理處轄原生蘭生態集》就是他為蘭癡狂的巨作。

文/海德薇

台灣地處亞熱帶,加上複雜的地形變化,孕育出豐富的蘭花資源。而蘭科植物分布廣泛,生長環境各異,種類繁多,是所有開花植物中最為進化,也是最繁盛的一群,因具高度經濟價值和觀賞性,為觀賞花卉市場中最受矚目的焦點。《杳幽馨蘭:南投林區管理處轄原生蘭生態集》是一部曠日費時且耗力的巨作,以最真實的樣貌照片和編者詳盡的敘述呈現,筆者好奇於其誕生緣由,特致電催生本作的攝影師與編著沈伯能先生。

沈伯能畢生於林務局服務,民國九十三年,因工作涵蓋森林資源調查,開始接觸動植物的調查與記錄,除了任務導向的深山特遣之外,每每於外出巡視時以地利之便,順道進行南投縣的蘭科植物調查,自此埋下拍攝蘭花的興趣因子。他在尋找原生種蘭花的過程中,發現蘭科植物特別好玩,可能不同的海拔高度、不同的棲地,相同物種的卻表現出相異的花型、花色、花期、萌芽期和植物外觀,令人捉摸不定,也讓人趨之若鶩,愈拍愈覺得有趣。

以綠花寶石蘭、石斛、一葉蘭為例,從低海拔到高海拔,開花季節由早至晚,植物外型稍有不同,花色及花型也不同。另高山頭蕊蘭,即使在同樣棲地,萌芽期、植株外型、花期、花型等,竟全然不同。目前已記錄的台灣原生種蘭花有近400種,佔微管束植物的一成,為最大的一個植物科群。沈伯能本人更發現甚或採集了數種新品種(含變異種)原生蘭花,包括:圓唇莪白蘭、南投蜻蛉蘭與沈氏指柱蘭變異種以及杉林溪捲瓣蘭變異種……等七種。

拍攝蘭花並非易事,體力、眼力、定力和財力缺一不可。沈伯能拍出興趣後,從中台灣出走花東甚至外島,足跡遍及全台,有時為了尋找發表日期已經太過久遠,且後來沒有人再看過的蘭花,必須揹著糧食、睡袋和攝影器材等幾十公斤的重裝前往距離遙遠的深山,循線搜索文獻記載區域,一趟又一趟地找,相當耗費體力。

沈伯能說,台灣原生蘭花的個頭偏小,只有台灣蝴蝶蘭植株形狀比較大,因此,附生蘭花常依附於高聳的樹上,有些樹高達二十米,需受過專業攀樹訓練,才有能耐一親芳澤。若是地生蘭花,常生長於灌木叢或箭竹林下,若非開花期,遠望荒蕪一片,近看一堆雜草,必須耐著性子緩步慢慢搜索,所以需要高超的眼力。

尤其,某些蘭花的花期短,可能是半天花、一天花,也許今天發現時推測明天會開花,結果明天再訪時發現它被蟲吃了,著實讓人扼腕。也有部分蘭花的開花期隔了許多年,尋幽不易,讓沈伯能跑了十幾趟才拍到,若非勤勉與不放棄的定力,普通人哪能成功。雖說沒有特別投資攝影器材,身邊就只是拍攝植物所需的腳架和微距鏡頭,但每趟出門都有交通食宿花費,從台灣中部出發,一趟至少四五天,自然所費不貲。

問他有為了拍蘭花做過什麼瘋狂的事嗎?沈伯能回答,我不知道什麼是瘋狂?但別人都覺得我瘋狂。那份「終於找到它了!」的心情筆墨難以形容,特別的愉快且感動。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玉山拍攝鮮少被人尋獲的夢幻蘭花——玉山一葉蘭,以及在花蓮的懸岩峭壁旁拍到台灣喜普鞋蘭,沈伯能回憶當時,可能一個腳步踏錯就摔下峭壁,回不了家了。

然而近幾年來,沈伯能的心態又變得不太一樣,他對稀有品種的蘭花並沒有心存偏好或悸動,只要發現蘭花的變異種都會非常感動,認為是見證了「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的大自然奧祕。對他來說,拍攝蘭花是也是運動,更是退休後的精神寄託。不過,找到新品種又衍生出另一個層面的煩惱,歸咎原因,也是蘭花太受歡迎了。

蘭花自古深受文人雅士青睞,幽香玉潔,被認為是不慕名利、清高的精神象徵,與梅、竹、菊並列為「四君子」,不乏被詩詞書畫歌詠以流傳後世。而台灣素有「蘭花王國」的美譽,根據農委會農糧署2016年的統計資料,每年蘭花外銷數量高達0.9億株,佔全球市佔率30%,是為1.73億美元的產值。

沈伯能深信,原生蘭本來在自然界好端端的,若被人發現,消息散播出去,會吸引大批熱愛賞玩蘭花的人是前往尋找,對蘭花而言反而不是好事。人們若一窩蜂前往,可能會破壞棲地,甚至直接把蘭花整株挖走,部分不肖蘭花玩家的心態認為,一趟旅程的花費是好幾千塊,時間是好幾天,所以不捨得再跑一趟,非得帶走蘭花。

更有賞蘭人士喜歡拍出唯美如沙龍照般的照片,堅持要擺拍,還要把蘭花帶去光線明亮的場所拍,PO上網路博得讚聲和美名,殊不知蘭科植物特別脆弱,左右扭轉擺動可能造成莖部斷裂,整株植物也有可能死亡。至於被挖走的原生蘭,有些需要和蘭菌共生,離開棲地環境後根本種不活,即使挾帶泥土頂多也只能活一兩年,等蘭菌死光了照樣枯萎。

「這些情形會讓人很難過。」沈伯能林務局的背景培養出深厚的保育觀念,他說,從進行資源調查到現在退休了,拍攝蘭花的原則都是「拿相機對焦花」,而非如某些人是「拿花對焦相機」,盡量不碰觸植物,才對得起他熱愛大自然的心。

誠如本書中前南投林區管理處劉福成處長的處長序所言,希望大家「不購買來路不明的原生蘭花,不使用非商業大量原生蘭保健藥物製品,不採摘荒山野地原生種的蘭花,不破壞森林及環境」。目前,所有的野生蘭科植物均被列為《野生動植物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保護範圍愛之足以害之,望呼籲更多民眾切勿以一己之私,造成原生蘭花絕跡滅種之未來。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沓幽馨蘭:南投林區管理處轄原生蘭生態集(精裝)
五南書店→沓幽馨蘭南投林區管理處轄原生蘭生態集 [精裝]

a
海德薇
作家。曾榮獲信誼幼兒文學獎入圍,時報小說賞、POPO 華文小說大賞以及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等佳作獎項,著有系列作品《禁獵童話》及以巡山員為主角的小說《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