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

【專訪原住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林碧霞女士02】豐年祭中呈現的阿美族部落價值觀

 上稿時間:2021/11/9   
 
【專訪原住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林碧霞女士02】豐年祭中呈現的阿美族部落價值觀

引言

上一期焦點人物專訪原住民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林碧霞女士,介紹了原民會「原住民族重大歷史事件」套書出版緣起、原住民族史觀的意義與建構等。本期焦點人物延續原住民族史觀的議題,由林碧霞女士解說阿美族豐年祭儀式所呈現的部落價值觀。

原住民族史觀──從凝聚部落的共識開始

  林碧霞認為,原住民族史觀的建立並非一蹴可幾,首先應做的是凝聚當地共識,藉由反覆講述歷史故事,讓逐漸消逝的傳統文化重新活過來。以花蓮縣豐濱鄉貓公部落為例,他們固定在每年八月五日至十日舉行豐年祭,藉由農閒時間,調解整個部落氣氛,這段期間所有人不去想其他的事,只是專注地舉行豐年祭的儀式:

八月五日 Malitapod祭祖、迎靈
八月六日 Palimo新酒祭
八月七日 Pakayat牽手情
八月八日 Palafang宴客
八月九日 Pihayhayan娛靈
八月十日 Kahayhayan送靈

108年豐濱鄉貓公部落豐年祭邀請函(林碧霞提供)

108年豐濱鄉貓公部落豐年祭邀請函(林碧霞提供)

  「連續好幾天從早到晚唱著重複的旋律、跳著一樣的舞步,同時流汗,同時唱歌,手牽著手──所有人的心都連在一起。」

  豐年祭用歌舞凝聚部落的團結力,也是觀察阿美族「年齡階級」文化的最好時機。阿美族傳統上,由男性負責保衛部落、維持秩序,因此豐年祭是個以男性為主的祭典,不同的年紀對部落有不同的義務,在豐年祭時就展現地特別清楚:

  依照年齡,有人負責挑水、有人伺候長者、有人負責整個活動運作……所有人各司其職。場中央的長輩們會監督、訓斥年輕人做不好的地方,同時考察最佳的女婿人選。外圈的年輕人則是手拉著手,配合節奏踏著相同的舞步。

  祭典上的舞蹈,除了訓練體能,也是部落受到外族侵略時的防衛姿態,年輕人在外圈,將老人團團圍在其中保護起來,由此可知,豐年祭不僅有軍事訓練的功能,也體現出阿美族敬老尊賢的思維。 

  前三天的祭典,結合軍事的目的,考驗了年輕男子們的意志力,這幾天他們不會回家,而是待在他們年齡階級,討論、檢討整天的活動,或者分享這一天的快樂。到了第四、五天,女性才加入祭典,撫慰青年們的辛勞,並且帶來豐年祭另一項不可或缺的要素──酒。

你家邊邊角角的東西還有嗎?──釀酒的背後

  酒對於阿美族人而言,是一個與天地祖靈對話的媒介。平時,在阿美族部落若要喝酒,主人會先以手沾酒,祭天、祭地、祭那些已經沒有了呼吸的祖先,至少敬酒三次後才會和客人共飲。

  釀酒也同樣有學問,在傳統的阿美族家庭中,男人辛勤耕耘半年獲得釀酒材料,由女人負責釀酒,因此「酒」同時也是勤勞的象徵。在豐年祭的新酒祭(Palimo)上,女人以酒慰勞豐年祭上跳舞的男人,而男人則追求酒釀得好喝的女人,維繫著部落的生命傳承。

  酒在豐年祭中也被視為犒賞優秀青年的獎勵,優秀青年被抓到部落長輩面前,必須單腳跪地,聆聽眾人的教誨,諸如──你很懶惰、你不愛護父母等等,長者用反話來提醒他們應當勤勞、孝順。青年最後必須喝完滿滿一大碗公的酒──這並不是出於原住民愛喝酒的刻板印象,而是為了考察他的酒品。辛苦釀成的、珍貴的酒,在慶典中被當成獎賞,另一方面也是一種品德的考核。

  在豐濱茅草幾乎拉到地上的阿美族大屋,屋子裡最邊角的地方通常用來藏酒。若是上門討酒喝,客人會拐彎抹角地問:「你家邊邊角角的東西還有嗎?」或者直接唱起阿美族的「討酒歌」。林碧霞表示:

  「在豐年祭的過程中,一個部落的價值觀──勤勞、敬老被融合在裡面,甚至擴大到軍事、政治、教育、經濟等生活各個層面。選在農閒時,一方面是調整調節整個部落的氣氛,凝聚大家的共識,在大太陽底下、練歌練舞的訓練,就是在傳承這個部落的文化、價值,很有意思不是嗎?」

林碧霞展示阿美族傳統工藝。

結語

  林碧霞認為,記錄、研究歷史很重要,但是要如何讓下一代真正體會到──「這是我們的歷史」、「這個歷史事件影響真的很深遠」?唯有透過長輩不斷地講述這些故事,讓「知識」與「生活」結合,同時透過傳統文化的保存──如豐年祭的舉行──將部落的智慧、價值觀、文化認同等等,身體力行地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