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焦點人物

【專訪臺灣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陳志豪教授01】--為什麼要研究陽明山的茶產業?

 上稿時間:2022/02/06   
【專訪臺灣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陳志豪教授01】--為什麼要研究陽明山的茶產業?

引言

  想到北台灣的茶產地,我們腦中浮現的,多是台北文山、新竹關西等著名的茶產重鎮,但你知道,在陽明山上,其實也曾擁有滿山滿谷的茶園嗎?

  去年九月,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的專任助理教授陳志豪老師,將其對於陽明山茶業歷史的調查研究,改寫為《草山紅: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茶業發展史(1830-1990)》一書,探討陽明山茶產業的變遷,及其所延伸出的人文風貌;更透過該個案,說明國際市場的需求變化如何影響台灣茶產業的發展,為台灣首部以陽明山茶業為研究題材的著作,有其學術意義。

重建陽明山的茶產業脈絡

  「過去有關陽明山的人文調查中,在在顯示陽明山曾有產茶的事實。」陳志豪說。「但何時開始、種植在哪,仍未見系統性的研究與整理。」為了探索這塊仍屬空白的歷史,致力於重建陽明山人文發展脈絡的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便希望能透過歷史學者的協助,來挖掘陽明山茶業的身世,並委託長期致力於清代新竹淺山地區開發研究的陳志豪來進行。

  「我過往的研究地域如關西、北埔等,皆為重要的茶葉生產地,在研究過程中,曾深入調查當地茶產業的發展,對茶有些接觸;再加上當時剛到師大任教,希望能跳脫以往所關懷的區域,轉而以台北為研究重心,加深與這座城市的連結,並可運用於課堂教學上。」

   過往研究成果的關聯、以及自身對於教學事業的使命感,促成了這個為期兩年的研究計畫。

  

  陳志豪教授(尹懷君攝影)

釐清陽明山茶產業脈絡,將歷史還給大眾

  「這個計畫其實有兩期。第一期,我找了幾位過去一同打拚的學友來調查,除了翻譯許多相關的日文史料外,也進行當地耆老的訪談。後來,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覺得仍有持續調查的潛力,所以繼續請我幫忙。」第一期的資料基礎,讓第二期的調查研究有更多可以運用的素材;雖然朋友在此階段紛紛因工作繁忙而不克繼續,但後續加入的師大台史所研究生團隊,讓計畫仍能夠順利進行。陳志豪也於此階段,重新勾勒出清代至當代陽明山茶業發展的整體架構,並順利完成報告。

  「完成報告後,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希望能將這項成果介紹給更多人認識,所以有了改寫的想法。」陳志豪認為,這是一項有趣的挑戰,「這幾年,師大台史所致力於大眾史學的推廣。希望能訓練學生書寫一般人能夠讀得懂的歷史。所以我想說,如果自己要帶領學生理解『何謂大眾史學』,但卻沒有相關的寫作經驗,似乎無法說服別人吧!」就這樣,有別於以往撰寫學術專論的模式,陳志豪重新改寫了研究報告,除將原本較為艱澀的內容、文字進行精簡、修潤,也將「時序式」的架構,調整為較易吸引讀者的「主題式」標題。「例如,我告訴讀者陽明山的茶種在哪裡、哪些人在種茶等等,這樣的內容比較不會有那種傳統史學書籍的學究感!」這樣的轉化,也能符合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推廣研究成果給大眾的目標。所以,陳志豪花了一年的時間,與承接發行企劃的衛城出版社合作,透過更平易近人的文字、引人入勝的議題,以及豐富的圖、表、插畫等。讓更多人認識陽明山不為人知的產業風華。

陳教授接受筆者訪談之情形(尹懷君攝影)

以前人研究為基礎,形塑歷史的「可能」

  「我不是做產業史的學者,所以處理這個案子時,其實滿害怕的。」談到從過往擅長的邊區開發研究,進入到相對陌生的領域時,難免還是會有些顧慮,「如果我今天要從一個專業的經濟史議題去著手,那相關學者可能就會很容易發現我在研究上的闕漏在哪。」所以,陳志豪先從大量閱讀前人研究開始。對他而言,這是從研究所時期,逐漸累積而來的訓練成果。「在當研究生的時候,時常跟著老師進行各地方志的撰寫計畫,每次都被分配到不一樣的主題,也因此培養出查找不同議題資料的能力。」

              此外,向相關領域的學者請益,也是面對不同研究題材的解決方法之一。「剛好這項計畫的審查委員之一是林文凱,他長期關注台灣經濟發展的變化,提供許多非常有幫助的建議。」釐清前人研究關注的議題後,再與自身的研究個案相互對照。

  陳志豪強調,他將問題意識單純化,並從歷史學中最基本的核心概念:「時間」、「空間」入手。「例如說,一般談論清代茶業發展的書籍,都會談到陶德出口茶葉,那我就去探討,這件事跟陽明山有沒有關係?若沒有,那是什麼原因?而日治時期的茶業,都會強調品種與製茶技術的改良,那就對照一下當時的陽明山茶業,是否也搭上這股風潮?」透過與前人研究相互參照的方式,梳理出陽明山茶業史研究的問題意識,「這並不是要直接挪用前人的研究觀點,而是要從大歷史的視角下,去分析陽明山茶業,在不同時空環境下的發展重點是什麼,它與當時台灣茶業發展的異、同為何?造成這些差異的原因又是什麼?」唯有消化大量研究資料,才能淬鍊出具有價值的問題意識,對陳志豪而言,這就是歷史研究者須具備的學科本能。「然後,我們便可以去探索,當地歷史的可能性。」

  陳志豪強調,歷史研究,並非是去建構歷史事實,而是透過各種資料的比對、分析,來推論出該議題的「可能性」為何。「很多人都問我說,歷史研究是否就是在追求所謂的歷史事實。但其實我們的工作,是透過手邊有的資料,試著去形塑出最接近該歷史的可能樣貌。如果歷史研究是在追求事實,那許多議題就失去了持續研究、討論的價值了。」

  歷史這門學科,便是透過資料蒐集,以及運用比對、推論等方法,去追求所謂的「可能性」。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草山紅: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茶業發展史1830-1990

五南書店→草山紅: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茶業發展史1830-1990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