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特推薦

從「少女」在日本的誕生,到娜烏西卡乘風而行的幕後意涵:讀《他與她的飛行》

 上稿時間:2020/6/17   
撰稿人: 八千子     編撰:八千子
從「少女」在日本的誕生,到娜烏西卡乘風而行的幕後意涵:讀《他與她的飛行》

《他與她的飛行:宮崎駿與日本動畫美少女的戰鬥情結》追本溯源地挖掘日本歷史中「少女」的沿革,探討「戰鬥美少女」如何取代男性成為ACG作品中的主人翁,讓讀者真正地理解日本動畫電影代表的另一種女性敘事。

文/八千子

曾推出《AKB的光與影》、《戰鬥吧!不論這世界有多殘酷:向暢銷漫畫學策略管理》等多部精彩著作,對經濟學與日本社會、流行、動漫文化有深入研究的李世暉博士,與學生鄭聞文合作了新作《他與她的飛行:宮崎駿與日本動畫美少女的戰鬥情結》,以宮崎駿、日本魔法少女演進史為題,甫推出便吸引了廣大ACG愛好者的眼光;實際拜讀也確為目前ACG研究不可多得之珍貴書籍,以下便就一些重點分享之。

雖說書名看似探討宮崎駿電影,但本作令筆者驚喜的,是追本溯源地挖掘歷史中「少女」的沿革。探討何為「少女」?「戰鬥美少女」如何取代男性成為ACG作品中的主人翁?以及日本社會是如何將對「少女」的喜好、對「熟女」的批判這些價值觀大量融入於ACG作品中。

或許很難想像,但日本人對「少女」的定義,是在文明開化的明治中期後才開始出現。文部省於明治三十二年頒布了專屬於中上階層女性的《高等女學校令》。從此進入高等女校(相當於中學)就讀,且處於婚前的年輕女子,得以從「女孩童」和「已婚女性」中分離,日本「少女時期」的概念就此誕生。

伴隨就學的少女族群出現,文化產業鏈也嗅到了商機,從明治三十五年開始,出版社創辦大量的少女雜誌,成為補足女校之外具有「教育目標」的重要課外娛樂,以及少女們共同擁有的話題、回憶。在頭髮束上蝴蝶結,穿著海老茶袴,使用自己創造的「女學生語」,「女學生」成為明治的重要開化符號。

在大正時期、昭和初年,少女的形象也隨著社會需求而改變。好的景氣誕生了職業婦女的族群,日本政府也在一戰後訴求鼓勵少女強健體魄,過往遵守三從四德的「大和撫子」,反倒成為與現實中脫節的存在。少女們開始可以被允許有獨立的想法,付出的對象也從「家庭」升級到「國家」。

到二戰期間的戒嚴體制,則更徹底地顛覆了傳統少女的形象,所有兒童影像、玩具被禁止,「少女們」晉升為「少國民」,一切以效忠天皇、國家為優先。這個時期穿著軍服、在家務或工廠中勞動的少女形象,也多少影響了線今《艦隊Collection -艦Colle-》、《強襲魔女》這一類「軍武娘」的設定,可說是「戰鬥美少女」的起源。

戰後開始浮現的「漫畫」,尤其少女漫畫,則成為近代形塑少女文化的重要媒介。1953年手塚治虫在《少女俱樂部》雜誌上連載的《緞帶騎士》,被視為是少女漫畫的先驅。爾後在不同漫畫家的故事中,提供戀愛的想像、議題的探討,甚至連雜誌附錄都引發了「可愛文化」的旋風。例如精美的文具、小物,從此支配了日本女孩的消費領域,衍生出如Hello Kitty等諸多品牌。「可愛文化」在一代又一代的繼承後,至今仍然是女高中生最為重視的符號象徵,在澀谷、新宿一帶川流不息。少女,從一個族群,演變為巨大的、足以代表日本文化的圖騰。

在這漫長的百年發展史中,「動畫」電影魅力席捲全球的宮崎駿,作品大量的「戰鬥美少女」也成為傳播日本文化的重要推手。本作詳盡回顧他的作品脈絡,在《風之谷》以前的作品:《魯邦三世:卡里奧斯特羅之城》、《未來少年柯南》均有分析。這兩部作品的女主角,克拉莉絲與拉娜,均為高尚不可侵犯的傳統美少女,但已經加入了不是完全被動的等待主角拯救,而是具有一定主動性選擇行為的獨特設定。

但這兩部作品在票房上接連失利,也讓宮崎駿決意調整作法,直接讓神聖的少女擔任主角,以「淨化」式的設定為觀眾帶來夢想與希望。中學生時期收看的《白蛇傳》是大師的創作起點,作者形容:「白娘子以幻化變身的能力與法海鬥法,以及勇敢犧牲保護許仙的形象,都潛移默化地出現在宮崎駿所塑造的女性角色身上。」最先集大成的人物,就是我們相當熟悉的《風之谷》公主娜烏西卡。

本書的研究中,將宮崎駿動畫的女主角分為公主、魔女、巫女、平凡少女這幾種型態。基督教中心的歐洲,魔女被認為是異端,但在日本神道信仰下的巫女,則成為半人半神的代理人、地位尊貴。這些擁有超能力、性格堅毅的少女,在宮崎駿筆下的冒險中十分耀眼,是他作品裡最具代表性的象徵。能夠與精靈溝通的皋月(《龍貓》)、必須完成獨立任務卻遺失魔力的琪琪(《魔女宅急便》)、以及從平凡少女進階到取得巫女「淨化」能力,拯救了白龍與無臉男詛咒的千尋(《神隱少女》)。她們具備著與眾不同的「神性」,卻在日常、天然的性格呈現下,表現與一般少女無異,發揮療癒、保護觀眾夢想與純真的功能。

而平凡少女型的主角,雖然在宮崎駿作品中沒有那樣地搶眼,但站在第二線支援男主角的她們,仍然具有強烈的療癒、淨化效果。如《紅豬》中的菲兒、《霍爾的移動城堡》的蘇菲,以及《風起》裡的菜穗子。她們紛紛幫助男主角們解除外貌或心靈的詛咒,讓男性得以展翅高飛,這些純真善良的美德、純潔的愛情、寬容的母性,完全滿足了日本社會對於「少女」的想像。因此,作者也評論宮崎駿的女角是一種社會集約下的共同產物。

當然,日本動漫中對於美少女的「暴露」、「色情」消費,一向是較受詬病的一環。但宮崎駿的作品能夠如此風行,也可以說他全力排除掉「性」的描寫是成功的。在少女的「美麗」中,外貌與身體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要素(如同波妞與千尋),宮崎駿電影中的少女,是以她們的意志、奮鬥、精神見長,這也是能夠讓以娜烏西卡為首,日本人所創立的戰鬥美少女們,可有別於美國漫畫肌肉女英雄的獨特形象,傳承下去的經典意象。

以戰鬥、勞動作為女性精神的「表徵」;隔絕性愛的純潔與神性;與「風」和「飛行」密切相關且隱喻夢想的能力;並不過度仰賴魔法或超能力,以崇尚「自然」與「肉身」進行奮鬥,這四大特徵是宮崎駿所建構的王道戰鬥系少女,在封建的男性主流價值觀中,開闢出男女、老少咸宜,獨特的一條動畫文化之路。這本書讓我們真正地理解日本社會對少女抱持的認知、以及讀懂宮崎駿,了解從小看到大的經典電影幕後代表的另一種女性敘事。

│立即訂購│

國家書店→他與她的飛行:宮崎駿與日本動畫美少女的戰鬥情結

五南書店→他與她的飛行:宮崎駿與日本動畫美少女的戰鬥情結

a
八千子
作家,以《證詞》獲得尖端原創小說大賞逆思流組特別賞。筆下以殯葬文化融合推理元素的少女撿骨師系列:《地火明疑》、《天雷無忘》皆榮獲文化部青年創作補助。另著有《我的青春絞死了貓》、《回憶暫存事務所》、《青梅竹馬JK同時是廢柴社長和天才少女有什麼衝突嗎?》、《前進吧!高捷少女 炫爛》(與D51合著)等作品。